政法系统
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系统 > 列表页

和谐视域下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研究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4 08:00:27  分类: 政法系统 手机版

[摘要]社会和谐是我们党不懈奋斗的目标,实现社会公平又是和谐社会的关键环节和重要特征。在当今中国,最大的社会公平就是教育公平尤其是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因为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直接反映和影响社会公平,因此,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对于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笔者阐述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意义并分析现状,提出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的若干建议。

[关键词]和谐社会;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

[作者简介]额尔敦吐,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内蒙古民族大学讲师,福建厦门361005;陈·巴特尔,南开大学高教所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教育学博士,天津300071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434(2009)02-0180-05

据新华网进行的2007年全国“两会”专题调查,在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问题中,“教育资源不均衡,公平问题如何解决”排在第七位。胡锦涛总书记在2006年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指出:“保证人民享有接受教育的机会,是党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也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客观要求。”这里所说的受教育机会当然包括高等教育机会。由此可见,如何贯彻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是当前值得我们认真研究与反思的问题。

一、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意义

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命题。社会和谐是我们党不懈奋斗的目标,实现社会公平又是和谐社会的关键环节和重要特征。“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和核心环节”,是实现和谐社会的关键问题之一,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在教育公平问题中更为凸显而备受关注。在当今中国,最大的社会公平就是教育公平尤其是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因为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公平均等直接反映和影响社会公平,因此,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对于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现实意义。比如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洪可柱教授指出:“教育公平与和谐社会是非此无彼、由此及彼的关系。简而言之,就是一方面教育若不公平,则社会无法和谐;另一方面,公正、普及、完善的国民教育,是中国通往和谐社会最重要的一座桥梁。”

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我国高等教育实现了历史性跨越,进入大众化发展阶段。目前,我国已建立起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体系,并成为人力资源大国。但是,我国目前的高等教育发展仍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于高等教育的强烈需求,还不能够适应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迫切需要。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在实现和谐社会中的作用,正如美国著名教育家贺拉斯·曼曾经宣称的:“教育是实现人类平等的伟大的工具,它的作用比任何其他人类发明都要大得多。”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则为每一位社会成员在社会生存博弈中提供了实现利益均等的机会。有了入学机会的均等,才有受教育过程的公平和教育结果的公平,社会各阶层才有正常流动的可能。

二、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现状分析

我国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虽然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但仍然存在显著的差距和一些突出的问题。

(一)基于城乡差异视角分析

中国社会明显存在着城乡二元结构。农村社会和城市社会之间存在着生活方式、财富占有、生活机会、利益结构、社会保障、社会权力等方面的制度性差别。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城乡差异首先指城乡居民之间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大小,这是一种宏观的、居于表层的差异,容易为人们所观察和体会。而通过统计分析,可以对这种差异的程度进行较为准确的把握。统计结果显示,在10747个被调查的学生中,入学前户籍为城镇的学生5953人,占55.39%,入学前户籍为乡村的学生4794人,占44.61%。由于2004年全国高等教育适龄人口(18-22周岁人口)中城镇和乡村各自所占比重分别为39.61%和60.39%,据此可计算出这次调查的大学生中,城镇居民的入学机率为1.40,而乡村居民的入学机率为0.74,城镇居民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是乡村居民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1.89倍。很明显,城镇居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大于乡村居民。

再如,谢维和等人的调查研究证明,大学一年级学生来自农村的学生占学生总数的35.1%,来自乡镇的学生占学生总数的12.1%,来自县级城市的学生占总数的19.6%,来自大中城市的占学生总数的33.2%。从高校来自不同地区学生的比例情况,我们可以了解两个显著的现象:一方面,来自城镇(包括乡镇、县级城市和大中城市)学生的数量大大超过来自农村的学生;另一方面,来自大中城市学生的数量明显高于来自其他地区学生的数量。可见,地方高校中,来自农村的学生比例最大,达到48%,来自城市的学生的比例为21.8%。国家重点高校的情形与地方高校相反,农村学生只占25.2%,而城市学生达到43.9%。

总而言之,在文化教育资源方面处于不利地位的农村学生所获取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大大低于城镇学生。

(二)基于区域差异视角分析

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和高等教育资源的分布极不均衡,导致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在区域之间存在显著差异。2008年全国高考部分省(市、自治区)录取分数线应该具有可比性。

各省之间的高校招生录取分数线存在显著的差距,山东第一批文科录取分数线为584分,而北京、天津、上海同批次的分数线为515、523、471分。还有山东第一批理科录取分数线为582分,而北京、天津、上海同批次的分数线为502、522、467分。北京、上海、天津等直辖市的文理科第一批分数线明显低于山东同批次的分数线;云南第一批文科、理科录取分数线为550、530分,而高等教育资源极为丰富的北京、天津、上海同批次分数线也低于云南。“若说西部省区因为经济落后、高等教育资源缺乏,致使其录取分数线很低而能被人们接受,但是北京等直辖市均属于经济发达、高等教育资源极为丰富的地区,其录取分数线之低却无法让人信服。”“对于经济、社会和教育最为发达的北京、上海和天津,给予政策和资源优惠……这也是人们诟病现行高考政策的焦点之一。”省区之间巨大的录取分数线差距引发社会出现了许多“逐利行动”,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高考移民”现象。“高考移民”问题存在的根本原因或体制性基础是目前高考录取制度中存在的高考分数差和不同的录取率。

(三)基于弱势群体视角分析

所谓弱势群体,是指由于自然、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的低下状态而导致其处于不利社会地位的少数民族群体。1981年8月11日,教育部、国家民

委《关于进一步加强民族教育工作的报告》中指出:“在全国部分高等学校,要积极创造条件办好民族班和预科班。高考招生,对少数民族学生应实行择优录取和规定比例、适当照顾相结合的办法。民族自治地方少数民族学生的录取比例,应逐步达到不低于少数民族人口比例。”由于对少数民族实行高校入学倾斜政策,少数民族学生在全国高校学生中的比例从建国以来呈现稳中有升的趋势,1950-2006年,从O.93%升至6.19%。

从整体上看,少数民族学生已成为高校招生中受益最大的群体,但从总体比例上看,1953年、1964年、1982年、1990年及2000年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中,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6.06%、5.76%、6.68%、8.04%和8.41%。而此五个年份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占全国大学生总数的比例分别为2.56%、3.24%、4.65%、6.60%和5.71%。尤其是1997年全国开始普遍实行高等教育收费制度之后,到2000年,少数民族大学生占全国大学生总数的比例呈下滑的趋势。这一趋势与优先加快发展少数民族高等教育的政策是背离的,应该引起足够重视和反思。除此之外,根据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资料,全国平均每万人中有大学文化程度的60人,而少数民族为37人,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00年,全国每10万人口中拥有大专以上教育程度人口数为3611人,而少数民族聚居的8省区内蒙古为3803人、广西为2389人、贵州为1902人、云南为2013人、西藏为1262人、青海为3299人、宁夏为3690人、新疆为5141人。除内蒙古、宁夏、新疆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之外,其他5个省区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以上数据说明,我们认为已经形成事实的少数民族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保障的不足点。

三、深化高考改革,进一步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

“在高等教育走向大众化时代,在招生录取率已经超过50%的时候,所谓‘应试教育’只是面向少数人的教育已不符合客观现实。高考制度或者录取制度的改革应该考虑中国的国情,既要考虑前瞻性,又要在全面研究和长期规划的基础上渐进推行改革,这样改革才有可行性,才能使高考更好地发挥为国选才的功能。”

(一)改变教育投资格局,缩小城乡之间的基础教育差距是高考录取中保障城乡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的前提

高考录取中想要解决城乡差异,必须改变教育投资格局,缩小城乡之间的基础教育差距。在我国教育发展的过程中,基本经历了一条与经济发展比较类似的“农村补贴城市”的过程和道路,即在特定时期牺牲(或者不优先保障)农村和中西部地区的利益、集中资源发展城市和沿海地区。目前我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水平,财政支付能力也有所增强,经济发展方面的“城市反哺农村、东部带动西部”已经开始启动,教育方面也应该有所行动。各级政府应该严格按照《教育法》及其有关规定保持教育经费的持续增长,并将教育经费适当向教育欠发达地区倾斜。为此,可采取以下措施:

1,要落实“以财政拨款为主,其他多种渠道筹措资金为辅”的原则,加大教育投资力度,切实履行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4%和“三个增长”的承诺。

2,每年定期从中央财政划拨一部分专项资金,用于改善教育落后地区的办学条件,提高教师的待遇,对到教育欠发达地区从事教育工作的大学生给予政策优惠。

3,可以吸收社会各渠道投资,用于促进基础教育的发展。这一点在大城市已有先例,关键是要出台相关的优惠和保障政策,使社会资金也能流向教育不发达地区的教育领域。

总之,只有从理念和实际行动上有效地解决基础教育的城乡差异,才可能实现长远意义上真正的高考起点录取公平,并能够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有利于促进和谐社会的构建。

(二)分省定额录取是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的现实选择

“1300年的科举演变史告诉我们,在考试公平与区域公平之间常存在着矛盾,越到后来,越是从考试公平逐渐趋向于更重区域公平。这一传统一直影响到近代以来高等学校区域布局和高考分省定额划线录取制度的实行。”高考分省定额录取是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录取环节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它不仅涉及成百万乃至上千万考生享受高等教育雨露福泽的切身利益,也关乎到高校招生的数量与质量,进而影响到国家拔尖人才的培养和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发展。

分省划线定额录取制度实施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我国自古至今各地区经济发展差距较大,致使教育发展参差不齐,尤其是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强烈需求和供给不足。对于历史所形成的发展差距,国家可以通过制度安排和政策调整来加以调节和平衡,以求直接有效地缩小地区间差距,保证竞争起点的相对公平性。分区定额录取中带有优待照顾边疆和文化相对落后地区的用意,从自由竞争的角度来看是与考试的公平原则有某些矛盾之处,但从调动落后地区读书人的学习积极性、促进当地人文教育水平、提升以及维护中华民族统一的角度来看,则有其合理之处……对于考试公平与区域公平的矛盾,不存在绝对的公平和完美的解决之道,只能在兼顾两端的情况下求得相对的平衡。实际上这是一个考试公平(或教育公平)与政治公平的关系问题。考试公平往往是一种理想、理论或原则,区域公平则是一种政策或手段。从教育机会均等理论中的“逆向歧视”角度来看,为弥补竞争起点的不平等,将录取分数线向边远落后地区倾斜是无可厚非的。在考试公平与区域公平之间,应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

根据历史经验和现实,在现今区域经济教育资源差距极大的情况下,若一味追求考试公平,则结果只会造成更大的不平等,而这种不断加剧的不平等最终危害政治稳定和民族团结。“突出考试的公正是适当的,因为它能在考生中均等地分配机会。但对主持考试的政府来说,这种制度要达成另外可能更为远大的目标,它必须满足社会的、地缘的、尤其是道德评判的要求。”所以,我们认为,在当今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与教育资源配置存在巨大差异的情况下,国家应该在高考录取中继续实行分省定额录取,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促进和谐社会的构建。

(三)继续实行和完善高考录取中倾斜政策是保障弱势群体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的关键

党和政府一直非常重视和关心少数民族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国家通过采取各种倾斜政策,使更多少数民族子女通过高考,得到了进一步的培养和深造。少数民族考生在高考录取中,一直享受倾斜政策,这些政策至今有效。在2005年颁布的《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若干规定》中,已经把在高考录取过程中,对少数民族可以降分录取的内容写入法规。该法规具有长期性、稳定性和强制性,所以,这项政策是长期不会改变的。但是由于少数民族高等教育的发展仍明显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少数民族地区的中小学教育水平也与其他地区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因此,还应该继续完善高考录取中的倾斜政策,采取更加行之有效的积极措施来保障少数民族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美国也在高等教育领域内采取“肯定性计划”等倾斜的政策,增加少数民族学生的入学机会,体现了罗尔斯的“最小受惠者的最大利益”的正义原则,使得种族之间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差异缩小,努力做到少数民族学生的比例和其民族人口比例相适应,这一政策确实有力地促进了美国少数民族高等教育的发展。1965年,美国各类高校中黑人学生占大学生总数的4.8%,1998年上升到12.7%;1975年,西班牙裔大学生占大学生总数的4.2%,到1998年增至9.1%,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比例基本与其人口比例持平。到2000年,美国少数民族新生的比例稍高于其民族人口比例。这种政策和具体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四、结语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教育公平尤其是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是和谐社会的主要组成部分,在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的情况下,必须通过制度安排和政策调整来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均等,高考改革要倾向于实现多数人利益的公平,以促进和谐社会的早日实现。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