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系统
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系统 > 列表页

高等教育目标超越的动因分析与走向探寻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4 04:02:29  分类: 政法系统 手机版

摘要:从2000年到2005年,高等教育入学率以超越“99全教会”预期目标四倍的速度超常规提高,创造了教育奇迹。在这一奇迹的动力系统中,市场机制起到了最为重要的决定性作用,但也造成了一些问题,产生了一些弊端。解决这些问题和弊端,需采取强化教育的公益性、完善教育的投入机制等措施。

关键词:高等教育;目标超越;动因分析;走向探寻

1999年9月,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通过的《深化教育改革 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决议明确指出:要通过多种形式积极发展高等教育,到2010年,我国同龄人口的高等教育入学率要从现在的百分之九提高到百分之十五左右。但仅仅到2005年,高等教育在学总人数超过230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21%以上,其中普通本专科在校生接近1500万,在学研究生超过90万。将以上预期数据和现实数据两相对照,可见原本预期十年提高6%。现在却五年提高了12%,入学率提高是预期速度的四倍!以高等教育扩张的复杂性观之,其“神速”令人目眩。因此,有必要分析其机理和作用力,用以探寻未来走向。

一、动因分析

1、中国家庭的重教传统是高等教育的基础动力。

建立在儒家文化基础上,经受科举制度长期熏陶的中国家庭重视教育的传统及其力量,无需在此论证。这里拟阐述的是,现代化进程中产生的种种新诱因,再一次激起中国家庭的重教热情,掀起集体无意识式的重教行动高潮。

第一,重估知识价值诱发教育热情。有研究者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致富经历过四个阶段:在20世纪80年代初,靠勤劳致富的“万元户”;20世纪80年代中,靠价格双轨制致富的“关系户”;20世纪80年代末,靠炒股发家的股民。这三个阶段历经时间短,受益人数少。第四阶段则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知识人才靠知识致富为主体情节的财富故事,掀起一场“知本家风暴”,至今越刮越猛,“搞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的反常现象成为历史。让子女掌握更多知识成为当代家长重要甚至是唯一追求的目标。

第二,把子女教育视作安全的优质投资。到20世纪90年代。专业知识持有者已可明码标价、居民存款迅速增长、高等教育学习费用上升。这些因素的综合效应之一是,启发家长意识到子女接受高等教育是一项最有价值的、最安全的投资,接受高等教育可使子女在未来占有更多更好的生存资源,并光耀门庭。家庭教育价值观的这种近乎复古的转变,可以认为是市场经济法则对家庭教育的第一次较系统的规范和较全面的渗透。

第三,家长壮志未酬的情结转移。90年代以来的大学生及其同龄人的家长,因特殊或者荒谬的原因,成为理想破灭最为严重的一代人。改革开放以来,他们饱受知识贫乏之苦。当年没有门径自我奋斗的他们。把破灭的理想寄望到子女身上。

第四,独生子女政策的连锁效应。“望子成龙”的传统意识因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被进一步强化,又因经济水平的提高得以转化为有效行动。有钱人为此大把花钱,至于贫困的农民,因无来自政府的养老保障,对子女教育有着更多的寄托。广大农村外出打工为孩子筹集学费的人,比比皆是,更有人卖血供学。撇开社会学的理性分析,足见国人重教情感之深,助教行动之切。

以上四者,使中国家庭的重教传统与现代化早期的种种合理、不合理现象自然融合,构成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爆炸式增长的基础动力。

2、现代化建设的巨大需求和决策推动构成高等教育快速扩张的显性动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历经曲折。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才艰难地步入正轨。从1949年到1977年近30年的历史证明,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虽有其政治功能,但政治运动的单一推动非但无助于它的真正发展,而且使它丧失了知识创新和文化改造功能。改革开放是在经济面临崩溃,科学技术极端落后的情况下起步的。此后。以经济发展、财富增长为主要诉求的社会发展模式。凸显科学技术对现代化建设的强大推动力,凸显社会发展对科学技术的高度依赖和期盼。高等教育系统,作为科学技术知识的传递和生产的专门机构,成为现代化进程的依靠力量。及至“99全教会”,确立了“到2010年,我国同龄人口的高等教育入学率要从现在的百分之九提高到百分之十五左右”的远大目标。

回顾20世纪后期20多年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尝试和发展过程,可见现代化建设的促进作用和决策层面的重视程度,成为公认的推动整个教育系统爆炸式扩张的显性力量。但是。从举国追求GDP的狂热程度看,从教育投入始终未占GDP4%的最低国际标准的现实看,很难认定这是高等教育入学率以超过预期四倍的速度增长的最重要动力。

3、市场机制的渗透构成高等教育爆炸式扩张的“隐性”动力。

促使高等教育入学率爆炸式增长的最重要因素,是市场机制逐步增强的渗透性发挥出来的隐性动力。这里所谓的隐性动力并非是指其深藏难见。在很大的程度上,是指行为推动者和舆论引导者的“视而不见”,这种“视而不见”是在教育公益性的认知和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的尴尬中。秘而不宣的“口非心是”的市场机制的选择性尝试。

1992年10月,市场经济合法化以后,就以它特有的渗透力强力影响中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作为社会构成的高等教育,不可能游离于社会发展模式之外。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导致巨大的就业压力,社会稳定问题一时成为焦点。提高适龄人口的高等教育入学率是一举多得的措施,且这本是科教兴国战略决策的既定目标。在这一决定性举措中。市场经济法则与高等教育扩张需求有了对接和互补的自主选择机遇。一些经济界人士推波助澜地认为,我国私人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不足2%,而1995年韩国私人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已达6,79%,所以, “推进市场化进程以高效的教育供给吸引更多的教育投入将能够极大地增加中国的教育发展资源。”事实也正是如此。

其间,地方政府的市场运作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变数。地方政府推动高等教育扩张的动机,首先缘于各级各类政府培元固本、提升实力、扩展势力的迫切需要。当人才培养和争夺成为战略时,推动地方高等教育的扩张自然成为重要选项。但高等教育的“效益滞后性”却又难以吸引地方政府的高额投入。在解决这一问题时,有研究者认为,“高校贷款是地方政府默许、鼓励,甚至强迫高校的结果”。“为鼓励高校贷款,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此外,低价批准建设用地,甚至争相仿效以多批土地代替资金投入的做法,导致大学园区纷纷涌现,为高等教育的空间扩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这一市场机制,在推动高等教育爆炸式扩张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还要回到高等教育系统本身的市场运作方面作进一步说明。首先,民办高校的出现是当代中国教育的一大进步,但民间独立创办高等学校,艰苦卓绝,且发展缓慢,层次亦低。受其“影响”,原本占有优质教育资源的高校。

纷纷创办本科层次、“民办”性质的二级学院(现称“独立学院”),因“民办”得以大幅提高收费标准。并由此迅速发展壮大。据2006年教育事业统计资料显示。我国民办高校共有596所(包括二级学院318所)。在校生已有280余万名。另外,高等院校的成人教育学院以其机动灵活、与市场需求紧密结合的特点得以长足发展。只要检视当今国人的“后学历”。就可见其巨大贡献。

比较以上三种因素可见,作为“基础动力”的中国家庭重教传统和作为“显性动力”的现代化建设需求,是促进高等教育发展的长期、稳定的因素,但它不是推动高等教育当下爆炸式扩张的决定性因素。也不是当下高等教育种种问题产生的本质原因。促成高等教育当下爆炸式扩张的现实以及连带产生的种种问题。是市场机制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在此,还可见到这样的事实逻辑:市场机制构成能量巨大的隐性动力的前提是行政决策。因决策而合法化的市场机制又迅速产生强大的“自动力”,这种自动力惯性巨大而又难以控制,而教育又必须为这种控制作出努力。

二、走向探导

高等教育如此爆炸式扩张,当然要次生种种有待解决的问题,诸如:就业压力、教师队伍建设、贫困生就学、生源质量下降、人文教育和关怀缺失等。就教育自身要求说来。这些都是必须解决的大问题。我们应该确认,完美的教育只能存在于理想中。有问题的教育才是真实的,进步只有在解决问题时才能获得,急躁和一味批评不利问题的解决。

要解决当下高等教育因超常规发展连带产生的种种问题,一定要立足当下时间、空间、社会、经济的现实,抓住决定性因素,寻求实际、有效的路径和措施。在促进当下高等教育爆炸式扩张的三大动因中。中国家庭重教传统和现代化建设需求两大动因,是讨论很多的话题。这里不再强聒,而市场机制作为推动高等教育爆炸式扩张的决定性因素,始终被遮着掖着,故有必要在此作针对性探寻。

1、认清解决高等教育当下问题的有利条件

正如上文分析,高等教育近年来超越常规的高速发展,主因并不是国家教育资金常规投入的推动。而是市场机制被选择尝试和其后的大肆张扬的结果。

市场机制对教育一如当下的深度介入。或许是阶段性需要,也取得阶段性成果,但绝不能长此以往。一是因为其弊端已充分累积并构成社会问题。二是因为教育的公益性不容抹杀和侥幸回避,这是由教育的本质决定的。

幸运的是,当今中国已具备改善教育环境、解决教育问题的种种有利条件:一是政府的高度重视,并切实制定政策和采取了诸如“两免一补”、扩大高校贫困生助学基金、助学贷款的数量和受益面等措施,增加了教育投入;二是国家经济历经多年的强势发展。积累了较好的经济基础,“穷”不再是令人信服的藉口或主要瓶颈,只要解决理念和认知问题,并强化政策性措施,各级政府就能逐步改善教育投入长期不足的状态;三是教育已成全社会高度关注的焦点问题,在中国现代化宣示进入追求社会和谐、提高人民幸福指数的新阶段,社会压力定将成为多方位的动力。具备这些有利因素,便能依此探寻解决高等教育当下存在的阶段性问题的路径。

2、强化教育的公益性

教育服务意识形态、经济增长、个体发展的功能,注定其公益性质。近年来教育和经济之间的“过从甚密”,虽有其巨大成就,但也削弱了教育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人文进步、个人素质提高的功能。只有加大强化教育公益性的力度,才能完善教育功能失缺、失衡的现状。

3、完善教育评估机制,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高等教育爆炸式扩张必然附生教育内部结构性缺损,生源质量、教师队伍、学术成长、专业设置、课程体系、培养模式、就业取向等一系列问题有待改善。量的扩张必须继之质的提高,才能使高等教育健康发展,这是一项更为艰巨的系统工程,通过对教育教学的专业性评估以促进和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是当下需继续努力做好的重要工作。当然,就经验和效果看来,教育评估机制本身也有待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不过这已是本文题旨之外的论题。

4、完善教育投入机制

市场机制对教育深度介入导致的问题,当然是市场机制弊端的体现,换一个角度说,如果各级政府的教育投入能满足教育发展的需求,当下教育的许多问题便不会产生。面对当下的现实问题如何完善教育投入机制?至少要做好认识和措施两方面工作:

首先,各级领导要像抓好GDP那样抓好教育工作。1985年5月19日,邓小平曾严肃指出:“忽视教育的领导者,是缺乏远见的、不成熟的领导者,就领导不了现代化建设。各级领导要像抓好经济工作那样抓好教育工作。”几天之后,《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进一步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教育摆在战略重点的地位。把发展教育事业作为自己的主要任务之一,上级考查下级都要以此作为考绩的主要内容之一。

22年后的现在,“GDP效应”扭曲性膨胀,成为干部升迁的标杆。由此可见,上述20多年前邓小平和中共中央的指示具有更为深刻的现实意义,各级领导应像抓好GDP那样抓好教育工作,提高社会人文指数,并依此衡量政绩。

其次,加大计划内的教育投入,并努力拓宽教育投入的途径。使教育投入达到GDP的4%,这是我国奋斗了20多年还远未达到的国际最低标准。但就社会发展背景说来,20多年来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1985年,当国家面临经济困难时。中央指示:“地方可以征收教育费附加。此项收入首先用于改善基础教育的教学设施,不得挪作他用。”此后,这一政策为改变教育面貌做出了显著的贡献,特别是对于广大农村。而当这一政策完成其历史使命后,并没有相应措施填补其空白。

现在是填补这一空白的有利时机,就20多年来经济高速增长的现实看。国力已大大增强,只要不再有意无意地依赖市场推动教育,教育投入达到GDP的4%的标准是有望很快达成的:就社会富裕程度看,一大批财富集团和个人的出现,使引导、扩大社会的教育捐助成为水到渠成的事,只要克服理念、文化、心理、习惯等问题和障碍,一定能得到来自社会的有力捐助。

特别要指出的是,当近年国家税收增长幅度超过GDP增长幅度时,“以捐代税”这一在发达国家效果良好的政策是可以在教育领域尝试实施的,预期定能起到积极可观的综合的社会效应。

5、切实解决市场机制深度介入教育的后遗症

有效利用市场机制需要辩证区分市场机制渗入教育的利弊得失,在当下,首先要弥补和克服其种种问题和弊端。例如,当高等教育高速发展,贡献卓著,却未得到各级政府相应比率的教育投入,因此欠下2000多亿元的贷款时,各级政府应该如何帮助其解决困境,就是一个有待及早解决的大问题。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韩进认为,“高等教育规模的迅速扩张,满足了国家经济、社会建设的需要和广大群众接受高等教育的需要,获益方是国家和广大群众,但是目前经济压力的承担方是高等学校。”“客观上高等教育规模迅速扩大和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提供的资源不成比例。政府没有一比一地用资源来保障高等教育的迅速发展。”“不排除个别高校在建设过程中追求一种不必要的高水平,但总体上说,是为了满足学校办学的需要。”

布迪厄批判传统社会学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将“理论逻辑”强加于实践以至于对“实践逻辑”熟视无睹的“唯智主义”倾向。笔者以为,解决发展中出现的带有阶段性特征的问题,要根据现实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实事求是地寻求途径和方法,“教科书式”的理性分析常常于事无补。

当下,弥补和加大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入,既是压力要求,也是条件允许。更是实践逻辑即现实情境的规定。在高等教育现有的规模和条件下,教育投入恰可达成效益最大化。最有利于解决市场机制深度介入教育的后遗症。至于投入方式不妨采用实事求是、区别对待的区域性、阶段性“实用主义”,并逐步实现投入机制的相对完善。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