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致辞
当前位置:首页 > 演讲致辞 > 列表页

奥巴马和他的1万亿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6 04:04:39  分类: 演讲致辞 手机版

对于美国人来说,奥巴马的1万亿并非只是用于重建消费者的信心,他更希望借此建立美国人对于国家的信心。

美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对财政刺激政策情有独钟,在他看来,重要的是把钱花出去,至于如何花钱并不重要。他甚至认为,“可以把钞票塞到瓶子里,再把它们埋进废弃的煤矿”,然后就可以坐待“钞票矿业”创造就业岗位和经济繁荣。他写道:“当然,兴建房屋或类似的不动产会更加有效,但埋钞票也要比无所事事强。”

奥巴马似乎也是凯恩斯的一个信徒。已正式就职美国总统的他,正准备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中大把撒钱。奥巴马提出了一项最初总计8000亿美元、后又增至1.15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同意,向当前衰退的美国经济体中注入1万亿美元,将使凯恩斯所谓的“总需求”放大,并至少能在短期内对经济产生刺激效果——即使是把这些钱都浪费掉。

但凯恩斯同样指出,用更聪明的方法花钱,能取得更明显的效果。与其把钱用在徒劳无功的折腾上,还不如用来干些原本就需要做的事。这也正是奥巴马即将推行的经济复苏计划的宗旨。它包括减税、缓解地方财务困境、完善宽带网络、推广节能改造等等,所有这些项目预计将在2010年底挽救及创造300万-400万个就业机会。

奥巴马曾表示,速度是该计划执行过程中的第一要务,因为华盛顿往经济躯体中注血的速度越快,就将越有助于改善美国当前面临的经济不景气以及高达两位数的失业率和通缩率。

但奥巴马也希望这笔天文数字的开销,同样能帮助他实现一些长远的目标:降低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减轻中产阶级税负、升级基础设施、减少居民医疗开支,最终削减布什政府遗留的大笔预算赤字。奥巴马的目标是要利用这一危机,迈出追求理想的第一步:一个更环保、更公平、更具有竞争力、更可持续发展的经济。

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已多次证明了自己花钱的速度,而在花钱的智慧上还有待观察。同时,1万亿那令人心旌摇曳的12个零在刺激经济之前,也已激起了华盛顿近年来最狂热的政治觅食活动。

服装厂商、零售业主、航空公司、广播媒体、汽车经销商,所有养得起政治说客的利益团体已经闻风而动,排队等待在刺激计划中分一杯羹。奥巴马的助手在争取效率最大化的同时,也不得不考虑纷繁复杂的政治因素,他们也深刻感受到奥巴马对于加速改革的渴望。“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下。”一位奥巴马的幕僚这样说道。

在过去的4个月中,美国经济已经失去了将近200万个工作岗位。在这场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中,人们很容易忘记那些“急需”投入的项目未必就是值得拯救的。许多项目之所以需要奥巴马出手相助,只是因为它们错过了美国国会之前通过的7000亿救市计划。经济萧条将导致国民收入和政府税收同时减少,美国政府为避免局势恶化所花费的每一文钱,都让其愈加深刻地陷入正在恶化的局势中。如果奥巴马真的想用1万亿绿色美钞换来一个真正的春天,投资回报是他必须考虑的问题。

奥巴马的“新投资”

目前,奥巴马尚未公布刺激计划的细节,因此关于计划的辩论仍集中在计划的规模和大概构成上。总的来说,自由派要求更多的投资和更少的减税,保守派则相反。然而,刺激计划的细节,才是真正决定该计划能否奏效的关键。

举例来说,如果奥巴马想要升级基础设施,那么维修和兴建这两种手段的结果就大相径庭。花在修路上的每一分钱,都会减轻之后若干年的财政负担;而新建一条道路的结果则相反。相对来说,维修工程对经济的刺激作用见效也更快。据美国高速公路管理署测算,投入相同的资金,道路维修工程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多9%。同时,道路维修能改善汽车在行驶中所耗费的时间和金钱,而新建一条新公路却会导致更多的燃油消耗和废气排放。

细节决定成败,而当细节需要交给美国国会和各州政府决定时,他们却很可能把事情搞糟了。政客们喜欢为新通车的道路剪彩,而道路维修却无法给他们带来衣锦还乡的快感。许多州的交通部门已经成了沥青工业的一部分,大多数州都立法规定,来自联邦的交通建设费用只能用于道路建设。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对签发联邦支票也乐此不疲,来者不拒,议员们甚至告诫联邦政府官员:“对于理应由联邦政府资助建设的道路工程,不得干涉州政府的决定权。”州政府的短视与国会的放任,两者结合所导致的结果,就是美国国会把救市资金像廉价糖块一样撒了出去,却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罗伯特·蓬特说:“(政府投资)没有效果评估,没有环境分析、经济分析,看上去就像是一场分赃。”

美国人不能指望奥巴马事无巨细地安排刺激计划的方方面面。从某种意义上说,铺张豪放的消费习惯,正是美国经济陷入如今局面的原因之一。如果新经济刺激方案延续了这样的风格,很难指望该方案能将美国经济带出泥潭。

诚然,政府投资的速度和规模是重要的。美国经济正处于危险的边缘:失业人口正以创纪录的速度不断蹿高,由此导致的消费减少引发了更多的失业。正如奥巴马幕僚中的经济顾问克里斯蒂娜·罗默所说的:“(美国政府)不能让恶性循环持续下去,这将导致噩梦般的结局。”事实上,许多凯恩斯派经济学家已经批评奥巴马的计划太“缩手缩脚”,奥巴马也已暗示可能会继续扩大规模。

但是,想把1万亿美元迅速花掉,又不花冤枉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奥巴马最近的经济报告预测说,即使刺激计划奏效,美国未来3年仍将维持较高的失业率。因此速度不应该是唯一的考量。美国众议院交通及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吉姆·奥博斯特建议,应把“急需投资”标准从3个月放宽到1年,同时,奥巴马政府在作出决策之前,也应花更多时间加以深思熟虑。

鉴于上届政府所遗留的财政状况,奥巴马的幕僚们选择投资项目的另一个标准,是不会带来长期的财政负担,甚至可以减少今后的开销。例如,对75%的联邦政府大楼进行节能减排改造,可大幅削减政府的能源成本。奥巴马还希望投资推动美国公民健康记录的计算机化,这将耗资数百亿美元,却可以在今后节省政府在公民健康保健方面的费用达数千亿美元。美国民主党众议员罗恩·康德希望,奥巴马的经济刺激计划能扭转美国政府的负债状况,他说:“我们正站在转折性的时刻,我们不能继续透支孩子的未来。”

如何聪明地花钱

那么,1万亿美元究竟怎么花?奥巴马为自己提出了三点纲领。

1万亿美元的第一个去处,是支持各州及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以免他们增税、削减服务或裁减雇员。正如公共投入可以带来巨大的乘数效应,在地方政府财政捉襟见肘的纽约、加州和佛罗里达,公共开支的削减也会带来巨大的负面乘数效应。美国税收政策研究中心负责人利昂·巴曼说:“政府财政就像是一张安全网,不能让它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崩溃。许多州政府过去确实相当不负责任,但现在还不是让他们尝苦头的好时机。”

奥巴马的团队已提议增加联邦医疗补助计划的份额,以换取各州政府增加美国家庭的支出。奥巴马希望能将援助给予那些最需要的州,但这一想法在各州权力平等的参议院很难获得通过。奥巴马面对的将是一场艰难的讨价还价。他可以向各州提供贷款而非赠款,这将不仅有助于减轻联邦财政的压力,也能鼓励各州作出明智的投资;他可以要求接受援助的各州促进风能和太阳能应用、扩大医疗保险范围、购买节油警车。如果被拒绝,他们就不能得到援助。奥巴马的底线是:既然是联邦的金钱,那么联邦的事优先。

奥巴马的第二条原则是让美国人民直接受益,这将通过减税、食品补贴、针对失业人群补贴和健康保险实现。对于美国财政部来说,直接派钱也许是最便捷的方法,但如果公众不把所得用来消费的话,再大的红包也不能起到刺激效果。美国政府去年就曾通过退税的方式派发了1680亿美元,但事后发现,美国居民普遍选择持有现金或用于偿付个人信用卡。美国人聪明的个人财务决策,导致了政府刺激计划的失效。

要通过派钱刺激经济,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把钱派给那些存不下钱的人。这就是为什么食品补贴的刺激效果总是令人满意。奥巴马还在推动给予年收入在20万美元以下的人群每人500美元的个税减免。但对于奥巴马来说,公平社会的理想高于刺激经济的现实需要,他曾多次许诺建立更加公正的税收制度,使每个人劳有所酬。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利用税收政策做文章。

1万亿的剩余部分将用于奥巴马的新型政府投资,集中在急需产品与现代服务上。其中包括太阳能电站和配套输电线路,以促进替代能源建设;绿色学校建筑和污水处理厂;佛罗里达和路易斯安那州的湿地恢复;老化水坝、桥梁和机场的维修;宽带网络建设;科学研究;在职培训,奥巴马希望通过改善基础设施提高竞争力,尤其是在劳动力和设备价格都很便宜的时候。

经济刺激心理学

事实上,对于奥巴马带来的大蛋糕,美国上下已经展开了悄然争夺。北卡罗莱那州的Gastonia市想要建设一处大型水上公园,耗资2200万。美国旅游业要求政府提供1000万贷款来提升美国在全球旅游目的地中的地位,这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中似乎并不容易。而对美国服装鞋业协会来说,这场危机“无疑充分体现”了取消鞋类进口税的必要性。派勒斯鞋业总裁马图·路贝尔有这样的宏论:“度过危机最重要的是有自信,但如果你没有一双新鞋,而是穿着一双不合脚的烂鞋,你很难有自信。”

大多数美国人正在接受这样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财政刺激是一种不精确的科学。没人知道它会在短期内产生什么效果,但从长远来看,财政刺激与其他任何政府开支并没什么不同。

跟任何时候一样,总会有赢家和输家,每个人受益于财政刺激的程度不可能完全平等。如果经济衰退能在2年内结束,怀疑论者会声称无论有没有刺激方案,衰退都将会结束;如果衰退依然持续,支持者会表示刺激方案已经避免了更加糟糕的结果。与美国政府的上一轮救市行动一样,奥巴马的大手笔在短期内最重要的效应将反映在心理上,它向市场发出了政府参与的明确信号,以此缓和正在弥漫的恐慌情绪。

毫无疑问,这个信号的费用十分昂贵,每一个美国人都将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为这支强心剂买单。奥巴马无法控制市场和资本的反应,但他能借机兑现在竞选中做出的承诺:淘汰旧能源、升级基础设施、缓解经济不平等,等等。如果他将这些目标让位于速度和规模,他就错过了一个最佳时机。奥巴马不需要乞求美国国会付钱,他们原本就乐于此道。奥巴马需要的是坚持自己的立场:那就是不变革就没有援助。对于美国人来说,奥巴马的1万亿并非只是用于重建消费者的信心,他更希望借此建立美国人对于国家的信心。正如鞋业老板所说的,在这样的时刻,自信很重要。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