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心得体会 > 列表页

书衣十家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1-04-30 16:17:20  分类: 心得体会 手机版

中国现代书衣的设计装帧,与『五四』新文学的兴起同步,并逐渐形成一门独立的艺术。希望爱书之人能从书衣中看中国书籍装帧艺术百年来的潮起潮落,体味名家智慧,回望时代变迁。

鲁迅:中国现代书籍装帧的开拓者

这是鲁迅1923年为自己小说集《呐喊》设计的。暗红色的书面纸,仿佛是血迹的隐喻。黑底白字,字的四周是细细的白线框子。镂空、阴文形式,外加细线框装饰效果,似乎是中国传统文化意象中的印章;细细一看,却生出阴暗压抑的感受,不由得让人引出“铁屋子”的联想。最具设计感的,还是鲁迅精心打磨过的“呐喊”二字:两个偏旁“口”偏上,喊字右半部分的“口”刻意居下,3个上款下窄的“口”,组成稳定的三角形结构,加强了标题文字的象形功能,正如一个“切迫而不能已于言”的人张开嘴,发出内心的呐喊。

陶元庆:东西方融成特别的丰神

1926年,许钦文小说《故乡》的封面。这是鲁迅一再提起的《大红袍》。矗立持剑的女性形象,以其无限丰富的时代寓意,直到今天观看依然感染力十足。和当时几乎所有的文艺青年一样,陶元庆也处于极其困窘的人生境遇中,他甚至买不起作画工具。这幅图是画在两个拆开拼拢的信封上。

陈之佛:图案家的书籍装帧

陈之佛是20世纪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巨匠。20世纪30年代,陈之佛痛感当时工笔花鸟的沉寂萧条,决心投身工笔花鸟,融汇古今,远取旁搜,在笔墨中融入图案技法和外国技法,于传统中创新。1927年~1928年,陈之佛受邀为《小说月报》杂志设计封面,以少女、少妇、女神等女性为主题形象,同时以西洋的水彩、水粉、镶嵌、线描等表现手法处理,一扫以往封面的单调和呆板,强化了它作为新文学杂志的浪漫和活泼风格,灌注了蓬勃生机。

丰子恺:书衣漫画的人间情味

作为作家和漫画家的丰子恺为人熟知,而作为书籍装帧艺术家的丰子恺却常被忽略。俍工的《海的渴慕者》于1924年印行。封面为一裸体男性坐在岩石上,面对大海,海天交界处太阳正在升起。人物画得较为写实,而大海则用图案处理。全用咖啡色绘就,表现出一种单纯的美。有研究者认为,这是目前所见的丰子恺将人物画面用于书衣装帧的最早作品。

闻一多:画家和诗人的才情

闻一多的诗作集《死水》的装帧是他最富诗意、最具个性的作品。封面和封底均采用不发光的黑纸,上方位置各贴上一个金色签条。条文武边的线框里,以大小不同的宋体排出书名和作者名字。黑色的沉重,使人感到苦闷压抑,如同面对“一沟绝望的死水”;金色的璀璨,则让人看到希望。

范用:《叶雨书衣》的鲁迅遗风

当代终生钟情书籍设计并做出独特贡献的,当属出版家范用。

鲁迅常用书法和篆刻装帧书衣,这一手法,范用可谓得心应手,娴熟老练。《诗论》是美学家朱光潜的名著。范用将原稿的“诗论”两字和作者名字放大,分别用灰色和黑色放入白色封面,然后加朱先生的印章“孟实”。大方简洁,富有层次感。

黄永松:永远的《汉声》

黄永松认为,以四书五经等传世经典为代表的大传统文化只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民间文化所代表的小传统文化同样重要。所谓俗到极致就是雅,雅到极致就是俗,只有做到雅俗共赏,才能真正了解中国文化。《绵绵瓜瓞》中太极图的运用被创造性地再现为现代新的设计语言,渗透入装帧的总体构思。

吕敬人:恢弘典雅的中國风

中国传统文化是吕敬人书籍设计中重要的元素。荣获2008年度“世界最美的书”的《中国记忆》,充分运用水墨晕染、象形文字、中国书法等元素,赋予全书以东方神韵,论者称之为“现代语境下的东方之心”。

陆智昌:洗尽铅华之美

中国当代书籍设计中,努力凸显“书的质感”,追求“书的味道”,一般谓之“极简主义”或者“简约风格”的书籍设计,代表人物首推陆智昌。

他的设计精致秀雅,偏爱白色,追求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境界。《写在人生边上》是“钱钟书集”之一。这套书封面以白色为主调,风格庄重严谨,明快平实。

朱赢椿:前卫的实验书

2007年德国莱比锡最美的图书奖中,《不裁》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封面土黄色,书名两个大字本色天然。采用缝纫机制作的两条细细的平行红线,从前勒口到后勒口随意穿过,据说在每本书上的位置都不一样。书的独特之处是没有裁切。裁纸刀附在书的扉页上,撕开即用,同时还可作为书签。

摘编自何宝民著作《书衣二十家》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