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
当前位置:首页 > 农业农村 > 列表页

虫草价格飞涨等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1-04-08 08:20:40  分类: 农业农村 手机版

反馈

我曾在政府部门工作,一个经验性认识就是,政府机构中越是与外经贸联系密切的部门,往往思想越开放,观念越先进,政策水平也要相应更高一些。由中国海关统计部门的官员们完成的《中国城市外贸竞争力排行榜》报告再一次印证并强化了我的这一印象。

——北京/胡晓

《中国城市外贸竞争力排行榜》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如果我国的各个政府部门以及地方政府都能如此认真、扎实地进行研究,中国政府的科学决策水平必定大大提高,政策失误的概率也会降低很多。

——长沙/刘阳

《中国城市外贸竞争力排行榜》对我们认识城市的外贸发展力提供了新的视角。同时也使人们意识到,某些看来不甚起眼的小城市,在发展外向型经济上,也有属于自身独有的优势和特点。

——保定/洪霞

虫草价格飞涨

谨防成为“发菜”作为一种布局稀少,产量有限的野生药材,虫草价格近年来飞涨。

据拉萨海关统计,2006年,西藏虫草出口5619.1千克,价值2767.8万美元,平均出口价格为4925.7美元/千克,同比上涨15.6%。有关资料显示,上世纪60年代,1千克虫草仅可换得两包单价3角钱的香烟;70年代,国家收购虫草的价格也仅为每千克21元;90年代中期,虫草的价格每千克2000元左右;而如今,就是在虫草的主要产地西藏,特级虫草的售价已达每千克10-12万元。虫草价格10年间翻了50倍。

虫草价格成几何级数飞涨的背后,折射出的是资源骤减的危机现状。而虫草资源如果缺乏科学的保育和合理的采挖,将极有可能成为我国第2个“发菜”。上世纪末,由于巨大经济利益的驱使,搂发菜人大量涌入宁夏、内蒙古等地区,致使该地区的沙化加剧,造成水土流失。

虽然虫草属再生资源,个体较小,挖掘虫草造成的直接影响没有发菜那么明显,但是,挖虫草一般使用专用的锄头和铲子,为了不破坏虫体,挖掘人往往将周围的草皮连土一起挖出。每挖一根虫草,至少要破坏30平方厘米的草皮,每年成千上万人挖掘草皮留下的空洞,也加快了雨季水土流失的速度;同时,采挖虫草的人们,每天在苔原上吃住,除了丢弃大量的生活垃圾外,还烧掉苔原上的小灌木。

青藏高原的生态极其脆弱,地表植被年复一年地遭到破坏,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谨防虫草成为第2个“发菜”决非危言耸听。 (拉萨/掌孝恩)

“新能源大国”的启示

有媒体报道,目前,日本创造1美元GDP所消耗的能源,只有美国的37%,是发达国家中最少的。

日本擅长的技术是所谓的“联合循环”能源阶式利用。如利用钢铁厂和发电站的高温气体运转燃气轮机,进而利用废热运转蒸汽机的两阶段发电,将热能发电的效率提高到50%这一世界最高水平。此外,日本家电产品的耗电量10年来也减少了40%。

与此相对比的是,一组数据显示,中国耗能总量已经跃居全球第2,由于粗放的能源利用方式,单位GDP能耗是美国的3倍多,更是日本的9倍多。

对于中国来讲,日本的节能观念和技术手段都无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其实,我国早在1998年就颁布实施了《节约能源法》,遗憾的是,我国对浪费能源的惩戒制度仍不完善,《节约能源法》面临“只能礼,不能兵”的尴尬境地。对浪费能源的企业缺乏相应的惩戒措施,而主动节能降耗的企业也得不到相应的扶持和奖励,奖惩不明使得企业在发展节能技术手段上积极性不高。

目前,节约能源还仅仅停留在一种道德观念的倡导上,而远没有内化为个人以及企业的责任和义务。在节能技术手段无法赶超世界先进国家的现状下,观念的滞后就更加令人痛心。

节能降耗难除缘于法律约束软化外,还在于一些地方政府的“GDP增长情结”。出于“政绩”目的而片面追求GDP增长,对高能耗产业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北京/孙林)

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亟需“补钙”

自1999年实施科技兴贸战略以来,我国高新技术出口产业蓬勃发展。据海关统计,2006年我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2815亿美元,是入世前2001年的6倍。尽管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猛,但其面临的挑战不容小觑。以我国高新技术出口额最大的省份广东为例,这种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出口商品存在结构性矛盾。中国的计算机、集成电路、CPU、软件和信息安全等180项技术落后发达国家5年左右。技术水平的差距也反映在产品出口结构上:2006年广东高新技术出口以计算机与通信技术产品和电子技术产品出口为主,分别出口894亿和91亿美元,两者占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的94.4%。而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产品、生命科学技术产品、航空航天技术产品、材料技术产品和生物技术产品出口额均不足7亿美元,以上5种产品的出口额仅占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的1.7%。

内资企业出口竞争力不强。2006年广东外商投资企业出口高新技术产品840亿美元,占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的比重高达80.4%。国有企业出口121亿美元,增长16.3%,比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增幅低9.7个百分点,仅占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总额的11.6%;而民营企业出口虽然增长较快,但占不足8%的份额。由于广东科技总体水平低于发达国家,多数内资科技企业规模较小,国内又缺乏专门从事风险投资的产业投资公司,企业自筹资金有限,而通过银行等融资渠道又难以畅通无阻。资金投入不足,缺乏技术开发投资,致使新产品开发缓慢,现有科技成果难以产业化,使广东内资企业尚难以全面进入国际竞争。

技术壁垒和专利技术成为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新的障碍。由于全球信息产业不景气,国际竞争日益加剧,很多国家和地区为了保护本地市场,大力推行新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和措施,安全标准、质量标准、环境标准等技术贸易壁垒开始抬头,对广东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形成了很大障碍,提高了出口成本。此外,受专利费影响,广东出口DVD 9成以上贴牌出口,仅收取低廉的加工费用,而利润则大多被国外厂商获得。(广州/钟雁明)

愈贫愈耗能?

单位GDP能耗是将各国的GDP简单折算成美元,然后除以全国的能源消耗总量。2005年中国万美元GDP能耗为9.975吨标准煤,是美国的4倍、日本的8倍。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的能耗差距。《2006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公报》显示:去年上半年,我国的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了0.8%。单从数字来看,我国的节能降耗工作形势不容乐观。然而,却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样的能耗指标其计算基础可能就是错误的。

不妨看这样一个例子,在苏州最繁华的观前街吃一碗日式味千拉面是25元,在日本东京同样一碗要花去相当于100元的人民币。如果都是用天然氣煮的面条,中日两国一碗拉面的实际能耗恐怕不会有太大差别,但从GDP的角度考量,苏州味千拉面的能耗却是东京的4倍;还是一碗拉面,苏州街巷里的兰州拉面一般只要4元,能耗差扩大到了25倍;在甘肃民勤县一碗拉面也许只卖1元,使用的燃料可能还是可再生的秸秆,民勤与东京的单位GDP能耗已经相差上百倍了。区别在于,同样是100元人民币的GDP,在东京仅解决了一个人的午餐,而在民勤却填饱了100个人的肚子。这种似乎“愈贫愈耗能”但却带来更多温饱的状况,恰恰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单位GDP能耗的荒诞。

其实,中国一些地方能源浪费严重,而另一些人群又是在极度节能的条件下生活。例如8亿中国农民,他们还在大量采用可再生能源,对于工业能源的需求非常有限。

由于汇率杠杆和货币购买力的微妙“调节”,中国的实际能耗水平被大大看高了。按照购买力评价法,中国的单位产值能源消耗水平略好于美国,与日本的差距在1倍之内。而中国的人均能源消耗只有1.07吨标准油当量,日本人均4.03吨,是中国的3.77倍;美国为8.24吨,是中国的7.7倍。(苏州/葛志玉)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