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讲话
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讲话 > 列表页

高等教育规模扩张与中国经济增长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4 08:01:43  分类: 领导讲话 手机版


打开文本图片集

摘要:自高校扩招政策实行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规模日益扩大,逐渐增加人数的大学生群体对各地区经济增长产生了深远影响。为规避1999年实行的高校扩招政策带来的短期冲击效应,文章选择我国大陆地区31个省区市2004-2013年的面板数据作为研究样本,以高等教育毕业生人数占地区总人口的比重、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以及在校大学生数与教师数之比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指标,以各地区的实际GDP作为衡量地区经济增长的指标,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和逐渐添加变量的估计方法分析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得出了以下新的结论:在剔除高校扩招政策短期冲击效应的情况下,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仍然有着积极的作用,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地区的经济水平也会有所提升;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有着正向的滞后效应,前一期的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会促进本期的经济水平的提高;高等教育规模对我国不同地区经济增长的作用效果不同,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规模扩大对经济增长的促进效果要好于东部地区。稳健性检验的结果证明以上的研究发现是可信的。

关键词:高等教育规模;扩招政策;地区经济增长;区域差异

一、引言及文献述评

高等教育是所有教育层次中级别最高的一部分,是培养高素质、创新型以及专门化人才的重要阶段,高等院校培养的人才积累了大量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有巨大的推动作用。我国的高等教育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特别是1999年的大学扩招以来,其规模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等学校学生的在学规模从1999年的939.86万人增加到2013年的3559万人,增加了3倍多;毕业生人数已经由1999年的84.7万人发展到2013年的638.72万人,增加了近7倍;普通高等院校的数量也从1999年1071所增长到2013年的2491所,数量增长了1倍多。高等教育的迅速扩张也使得其职能从扩招之前的“精英化教育”转为现在的“大众化教育”,根据已有数据,我国高等教育平均毛入学率已经从1999的9.1%发展到2013年的37.5%,三成多的学生接受了大学教育。而在此期间,中国经济也得到了飞速发展,1999年我国的GDP为90564.4亿元,而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595244.4亿元,在体量上有了巨大的飞跃。可以说,快速扩大的大学生群体为我国高素质人力资本的积累提供了巨大动力,同时也提高了我国的平均居民素质以及整体科技实力,对我国生产力的提高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张是我国经济能够得以腾飞的一个重要因素。

虽然说经济增长与高等教育的规模的扩大密不可分,但是目前我国也出现了由于高等教育扩张过快所导致的不和谐现象,例如大学生失业。近年来大学生的就业难问题越来越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大学的快速扩张导致大学毕业生的供给量快速增加。除此之外,一些大学盲目追求规模的扩大导致所设招生专业存在着高度重复以及与社会需求严重脱节的现象,一些高校专业例如法学、英语、生物工程等被专业机构列为“红牌专业”,而高校培养的学生的质量也是良莠不齐,造成了大学生的供给与社会需求的不匹配,大学生面临着结构性的失业,这些失业的大学生对社会来说是巨大的资源浪费,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中国的经济增长。

那么到底高等教育规模对我国经济增长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呢?针对以上存在的现象,本文将在总结已有文献的基础上,进一步讨论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起到的作用。目前对于高等教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教育学学科上,有关高等教育规模的经济学研究并不多见,具体的研究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对于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的作用的研究,绝大多数的观点是认为高等教育规模与经济增长之间有正相关关系。人力资本理论的缔造者舒尔茨(1962)认为,教育会促进人力资本的积累,伴随着高等教育入学率的提高,人力资本的积累会加快,经济也会得到发展。Dennsion(1962)在此基础上把受教育程度归入到人力资本投入量的范畴,计算出1922-1957年间教育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0%。但是他没有把高等教育的贡献细分出来。崔玉平(2001)采用Dennsion的算法,計算出中国1982-1990年间高等教育对经济增长率的贡献率非常低,仅为0.48%。冯建民(2010)通过分析鄂、豫、湘三省的高等教育规模与经济数据发现,高等教育规模与经济增长有相互促进的作用。Wasim Qazi et a1.(2014)利用巴基斯坦1980-2011年的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发现,高等教育的发展不管是在短期时间里还是长期时间里都对经济增长有着正向的促进作用。朱茂勇、刘小平(2015)利用上海市1993-2013年的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得出上海市高等教育规模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的结论,高等教育规模每增加一个百分点,GDP则增加0.996个百分点。Johansen和Arano(2016)从人力资本角度出发,认为高等教育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其对人力资本的培养,高等教育的发展可以促进一个地区人力资本水平的提升,从而促进该地区长期经济水平的提高。Saga和Nemanja(2016)利用ARDL模型,在多元框架下研究瑞典高等教育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通过格兰杰因果检验发现高等教育对经济增长有积极的作用。Zhu et a1.(2017)以中国中部6省2003-2014年的面板数据为基础进行实证研究发现,虽然高等教育规模对中部6省的经济增长的作用是正向的,但是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小于5%。

也有部分学者认为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有着负向影响。郑鸣、朱怀镇(2007)利用中国1999-2005的面板数据研究发现,自高校扩张以来,超过一半地区的高校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不仅没有帮助反而起到阻碍作用。Hanushek(2016)认为传统的扩大高等教育规模的呼声是基于更多的大学毕业生会导致更快的经济增长这一基本观点,但是他通过实证分析否定了这一认知,认为是认知能力的差异而非单纯的教育年限决定了一国的经济增长,一国或地区只扩大大学毕业生规模而不注重认知能力的培养不会带来经济的增长。

少数学者认为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双重的。Wang and Liu(2011)认为中国高等教育扩张政策长期来看确实实现了人力资本积累的长期目标,这有利于经济增长。但是就短期来说,扩张带来的高校毕业生失业率上升危害了学生的私人收益,因此很难说高等教育规模扩张在短期内是否促进了经济振兴。

通过对已有的文獻进行梳理可以发现,对于高等教育规模会对经济增长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不同的学者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是已有的关于中国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影响的文献忽略了以下三个问题:①数据样本的区间选择方面都忽略了大学扩招政策实行的短期冲击作用,因为我国是1999年开始实行大学扩招政策,因此随后的几年大学发展必定会受到这一政策的短期冲击,在样本区间选择时没有对这一短期冲击做特殊处理或者进行规避,可能使得研究结论产生偏差;②之前的这些研究都没有注意到经济增长和高等教育规模之间互为因果而可能产生的内生性问题;③没有考虑到东部和中西部之间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区别。

基于以往的研究所忽略的问题,本文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创新:第一,在样本区间选择方面,为规避大学扩招政策实行所带来的短期冲击而将最早的数据年份定在2004年(选择2004年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基于数据的可得性以及统计口径的一致性);第二,将高等教育规模滞后一期来解决内生性问题,以探索高教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所起到的作用;第三,将总体样本分为东部和中西部进行对比分析。

本文接下来的布局是首先对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产生影响的机理进行分析,其次是进行实证设计以及对变量和数据进行说明,紧接着是对实证结果进行分析,最后给出结论并提出政策建议。

二、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影响的机理分析

传统的观点认为高等教育具有人才培养、科技研发以及服务社会三大职能,但是徐显明(2011)认为随着高等教育的不断发展以及社会对高等教育要求的不断提高,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逐渐成为高等教育的第四大职能。本文从高等教育的四大职能出发分析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起作用的可能机理。具体的逻辑框架如图1所示:

第一,高等教育具有培养人才的职能。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能够促进人才培养数量的增加,随着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的增加,整个社会的人力资本水平也会得到明显提高。根据舒尔茨的人力资本理论,人力资本的积累是经济增长的源泉,因此社会人力资本水平的提高也会使得经济得到发展。除此之外,由于高等教育所设立的专业涉及到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增加能够慢慢弥补各行业存在的人才缺口,使各个行业的生产效率提高。

第二,高等教育的第二个职能是科技研发。高等教育机构是科技研发的重要基地,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日渐扩大,整个高等教育的科研实力也会逐渐增强,因为更大的规模意味着拥有更多的科研资金与更好的科研设施,而科研实力的增强能够促进地区的技术进步,科技的进步一方面能够促进生产力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另一方面能够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使得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更大的效力,而这些对于地区经济的增长都至关重要。

第三,高等教育的另一个职能是提供社会服务。高等教育提供的社会服务除了传播知识外,还包括开展各种形式的人员培训、委托代培、提供咨询、开放图书馆资源、创办科技产业和经济实体以及学生的社会公益活动等其他社会服务。这些社会服务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着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则能够使其更好地发挥社会服务职能,从而使得其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能够更大。

第四,被学者们最新提到的高等教育的一个职能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教育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得以传承的重要工具,高等教育的发展能够使人们从更加深入的角度了解自己的文化,从而使人们对文化有更加深入的认识,这能够使得我们的传统文化在传承的过程中保持其活力。此外,高等教育强调创新性,高等教育的发展可以增强地区的文化创新能力,从而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

以上提到的高等教育的四个职能,也是高等教育规模扩张能够对地区经济增长产生影响的四条主要路径,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社会的逐渐进步,这四个职能的内涵将日益丰富,作用会慢慢增强,所带来的影响力也会逐渐提高,然后高等教育规模扩大的影响会通过日益拓宽的这四条主要路径以及其下分的各条管道最终作用于地区经济增长。

三、实证模型设计和变量、数据说明

(一)实证模型设计

参考经典的文献模型设计,本文将计量模型设为:

(1)

(2)

本文考虑到研究的严谨性,使用三个指标来衡量高等教育规模,方程(1)和方程(2)中的hedu和hedul分别代表的是高等教育毕业生数占地区总人口的比重以及高等教育在校生数占各级教育在校生总数的比例,还有另外一个指标hedu2(高等教育生师比)用于最后的稳健性检验。由于被解释变量经济增长(用人均实际GDP衡量)和本文的核心解释变量高等教育规模存在互相影响的状况,考虑到可能存在的内生性,本文在原有模型的基础上引入解释变量高等教育规模的滞后一期,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内生性问题得到消除,于是得到:

(3)

(4)

在模型中,下标i是各省、市、自治区的标识(f=1,2,3,……,31),下标f表示各年份的标识(t=2004,2005,2006,……,2013),t-1代表将变量滞后一期,a0代表的是截距项,α1和βj分别表示不同变量的系数,COlttrolit代表的是一系列控制变量,λi和γt分别代表时间效应和地区效应,εit代表的是随机扰动项。

(二)变量选取与数据说明

1.变量选取

本文的被解释变量为地区经济增长,用pgdPit表示,选取的衡量指标是以2004年为基期的各地区的人均实际GDP,选取人均实际GDP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的指标是经典文献中常用的做法。

本文的模型中分别选取高等教育规模以及其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是因为考虑到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可能会互相影响从而产生内生性问题,而将解释变量滞后一期后,明显的,本期的经济增长不会对上一期的高等教育规模产生影响,因此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模型的内生性问题得到消除。参考马鹏媛、米红(2012)和雷洪德(2012)等人的做法,本文选用高等教育毕业生人数占地区总人口的比重作为高等教育规模的衡量指标,用heduu表示,其滞后一期用heduit-1。表示。参考郭书君、米红(2005),李娟(2009)以及胡茂波、史静寰(2014)等人的做法,选取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另一指标,用hedulit表示,其滞后一期用hedulit-1表示。此外,为了对回归结果进行稳健性检验,本文参考朱茂勇、刘小平(2013)的做法,使用在校大学生数与教师数之比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第三个指标,用hedu2it表示,其滞后一期用hedu2it-1表示。

影响经济增长的除了高等教育规模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为了避免由于遗漏变量而造成的OLS估计量有偏,本文将在模型中加入一系列控制变量,遵循涂正革(2007)、刘生龙和胡鞍钢(2010)、闫晓红(2011)、钞小静和任保平(2014)等经济增长相关研究文献的做法,本文选取的控制变量具体包括用各地区固定资产投资额占GDP的比重表示的物质资本投资、用各地区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表示的人力资本投资eduit、用各地区专利受理数表示的技术发展水平techit,用各地区公路货运量表示的交通基础设施highwayit、用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表示的城市化水平urbanit、用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人均纯收入之比表示的城乡收入差距ineit以及用各地区人均二氧化硫排放量表示的环境污染水平pollutionit

2.数据说明

由于我国大学扩招是从1999年开始的,为了规避扩招政策对于大学生录取数量的短期冲击,加之考虑数据的可得性以及统计口径的一致性,本文将最早研究数据的选择推后至2004年,利用我国大陆地区31个省级单位2004-2013年的省级面板数据对高等教育规模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作回归分析,本文的所有数据均来源于历年的《中国统计年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以及各省的统计年鉴。为了消除时间变量可能存在的异方差性,减少数据的波动,以使得分析结果能够更加准确地表达变量之间的弹性关系,本文对所有变量均做了对数化处理,所有变量的描述性统计信息都如表1所示:

四、实证结果及分析

我们分别使用高等教育规模的当期以及其滞后一期对地区经济增长作回归,观察它们对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

(一)基准模型回归结果

1.以hedu(即高等教育毕业生人数占地区总人口的比重)作为高等教育规模指标的回归结果

由于本文使用的是面板数据,因此模型必须在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中进行选择,进行Haus-man检验后发现Hausman检验的P值为0,这就是说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Hausman检验的结果拒绝了选择随机效应模型的原假设,因此本文选择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采用逐次添加变量的方法进行回归,所得结果如表2所示:

表2是以hedu(即高等教育毕业生人数占地区总人口的比重)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指标对经济增长作回归的回归结果。从表2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随着更多变量被添加进模型,整个模型的R平方逐渐提高,从模型1的0.918逐渐提高到模型6的0.957,这说明整体模型的显著性在逐渐提高,模型是有效的,且从模型1到模型6核心解释变量的系数始终显著为正。模型6为纳入所有变量后的模型,从其回归结果可以看出,所有变量的系数都很显著,核心解释变量高等教育规模的系数为0.279,并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说明各地区高等教育毕业生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每提高1%,地区经济将会增长0.279%,可见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会促进地区经济的增长,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有正向作用,且同以往的研究不同,这是剔除了高校扩招政策短期冲击效應后的回归结果,所以能够更加真切地反映高等教育规模对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

2.以hedul(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作为高等教育规模指标的回归结果

表3是以hedul(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指标对经济增长作回归的回归结果。从表3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随着变量的逐渐加入,整体模型的R平方也逐渐提高,从模型7的0.929逐渐提高到模型12的0.957,模型显著性也在逐渐提高。

模型12把所有变量都纳入其中,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所有变量的系数都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其中核心解释变量的系数为0.469,说明当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每增加1%时,会推动经济增长0.469个百分点,这同样也是剔除高校扩招政策冲击效应后的回归结果。

(二)使用高等教育规模的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的回归结果

以往的研究并没有考虑到高等教育规模与地区经济增长之间可能存在的内生性问题,由于使用当期的高等教育规模作为解释变量可能会使得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互为因果从而产生内生性问题,本文还将会在下文里使用高等教育规模的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这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内生性问题。

跟以高等教育规模当期为解释变量进行回归一样,以其滞后一期为解释变量进行回归时也需要在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中进行选择,经Hausman检验拒绝了选择随机效应模型的假设,因此仍然选择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分析。我们分别用hedu(高等教育毕业生人数占地区总人口比重)的滞后一期以及hedul(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的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进行回归,同样地,将控制变量逐个添加进模型中,得到的回归结果如表4和表5所示:

1.以hedu的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的回归结果

从表4可以看出,从模型13到模型18,R平方仍然是不断上升的,说明整个模型的拟合效果在逐渐变好,且数字基本都在0.9以上,说明模型整体显著性很高。解释变量滞后一期的高等教育规模的系数仍然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为正;模型18中,解释变量的系数为0.264,说明高等教育规模(高等教育毕业生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每增加1%,会使后一期的GDP增长0.264%,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正向的滞后效应,这是过往的研究所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2.以hedul的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的回归结果

从表5可以看出,模型24为纳入所有控制变量后的回归结果,当纳入所有变量后,hedul(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的滞后一期的系数在1%的水平显著为正,为0.449,说明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占各级教育学生总数比例每增加1%,会使得后一期的GDP增长0.449%,也得到了和表3同样的结论,即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正向的滞后效应。

五、稳健性检验和进一步分析

(一)稳健性检验

为检验模型的稳健性,本文使用在校大学生数与教师数之比(hedu2)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另一指标,分别使用其当期和滞后一期作为解释变量对地区经济增长作回归分析,并将初始的四个模型控制时间效应,最后得到的回归结果如表6所示,从模型19和模型22的结果可以看到,以在校大学生数与教师数之比表示的高等教育规模及其滞后一期的系数仍然显著为正,这就进一步支持了前面已经得到的高等教育规模的提高能够促进地区经济增长以及前一期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会促进当期经济增长的结论。除此之外,我们控制原模型中的时间效应后再进行回归的话,可以得到表6中模型m20、m23(hedu作为解释变量)和模型m21、m24(hedul作为解释变量)的回归结果,我们发现即使控制了时间效应,解释变量高等教育规模及其滞后一期的系数也同样是显著为正,这就说明了模型确实稳健,以上回归得到的结论是可信的。

(二)进一步分析

以往的研究往往将中国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研究,没有注意到各个地区之间可能存在的差别。由于中国省际间的差异很大,地区发展不平衡,特别是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许多方面都有明显的差别,因此本文进一步分析高等教育规模对不同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把全国划分为东部和中西部两个大的区域进行对比分析,参考大多数文献的划分方法,将中国大陆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中的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山东、福建、广东和海南这11个省份划分为东部地区,其余的省份为中西部地区,具体的回归结果如表7所示:

在表7中,模型25到模型28是用高等教育毕业生数占总人口比例(hedu)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指标进行回归的结果,其中25和26是东部地区的回归结果,27和28是中西部地区的回归结果;模型29到模型32是用高等教育在校生数占各级教育在校生比例(hedu)作为衡量高等教育规模的指标进行回归的结果,其中29和30是东部地区的回归结果,31和32是中西部地区的回归结果。观察分区域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①解释变量高等教育规模及其滞后一期在各个区域的系数都显著为正,这说明各个地区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都会促进当地经济的增长,这再一次印证了前面得到的分析结果。②中西部地区不管是高等教育规模的当期还是其滞后一期的系数都要比东部地区的系数要大,说明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扩张对经济增长的效果要好于东部地区。这是因为东部地区相较于中西部地区在资本、技术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都有绝对的优势,这些存在的优势对东部地区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大,使得高等教育规模对东部经济增长的贡献相对减小。此外,东部地区的高等教育规模相对于中西部地区已经处于一个相当高的水平,因此根据边际收益递减的原理,东部地区高等教育规模每扩大1%,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会小于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规模同比例的增长给经济增长带来的贡献。

六、主要结论和政策建议

本文在一个完整的实证分析框架下,利用我国31个省、市、自治区2004-2013年的面板数据,分析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同以前的研究相比,本文得到了一些有新意的結论:①在剔除高校扩招政策冲击效应的情况下,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仍然起着正向作用,扩大高等教育规模有利于促进经济的增长。②高等教育规模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一定的滞后效应,前一期的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会促进本期的经济增长。③就区域而言,高等教育规模对东部和中西部的影响效果有所不同,我国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规模扩张对经济增长的效果要好于东部地区高等教育规模扩张的效果。根据得出的研究结论本文提出以下的政策建议:

第一,各地区要继续加大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入,扩大地区的高等教育规模,使更多人能够接受大学教育。对于高校的发展建设,要给予足够的资金和政策支持。要设立专项基金,对贫困大学生给予补贴,不让一个学生因贫困而失学。在扩张高等教育规模的同时也要积极促进其与市场相适应,从而培养市场上所需要的人才,扩大高等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第二,国家在发展高等教育时,应当注意区域协调发展,不能让所有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全都集中在已经很发达的东部地区。在财政拨款时,对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地区要有政策上的倾斜,给予更大的财力支持,以促进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的发展。东部地区在扩张高等教育规模的同时要更加注重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从而使高等教育能够对地区经济增长发挥更大的效力。

责任编辑 边戟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