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讲话
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讲话 > 列表页

美国高等教育费用、入学和质量的铁三角关系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4 04:01:18  分类: 领导讲话 手机版

[摘 要] 就如何应对高等教育面临的挑战,美国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中心采访了30多个来自不同高校的校长。受访校长最关注的三个问题是:高等教育不断增加的费用、新一代学生的入学机会、维持和提高教育质量。校长们认为这三者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铁三角”关系,任何一个问题的变化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其他两个问题。文章重点阐述了受访校长对这三个问题的具体看法以及平衡三者关系的建议。

[关键词] 美国 高等教育 费用 入学 质量

一、研究背景

美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在世界范围受到广泛认可。但不可否认,美国高等教育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面临巨大的挑战,归纳起来大致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新的学生流。全美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表明,到2016年,全美大学生人数将达到2 040万,增长约15%,其中有许多学生是少数族裔和新的外国移民,他们的入学准备水平参差不齐。

第二,高等教育费用增加,而家庭收入增加相对较少。美国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中心2004年的调查数据表明,低收入家庭用于支付学杂费的钱,已经由1960年占家庭收入的13%上升到27%,翻了一倍多。

第三,其他国家的激烈竞争,如中国和印度。这些国家一直在加大力度积极培养大量高素质人才,而美国这方面的工作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美国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中心2006年的调查数据表明,35岁~64岁的美国人有39%拥有大学学历,这个比例当时只低于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二,但目前在世界上只能排第7名了。

第四,高等教育对问责制、透明度和评估提出了更高要求。州和地方政府对高校的投资并不能满足高校扩大入学的需求,而高等教育问责制却在日益增强。

过去10年中,美国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中心一直致力于了解不同利益相关群体对上述问题的意见和建议,这些利益相关群体包括高校、基础教育委员会、学生、家长、政府以及工商业界人士等。2008年,该中心与来自30多个不同高校的校长进行了一对一的面对面访谈,了解他们对高等教育目前面临挑战的看法。下文仅就这次调查作简要分析。

二、高等教育的费用、入学和质量

调查和访谈的结果显示,高等教育不断增加的费用、为新一代学生提供的入学机会、维持和提高教育质量,是受访校长所关注的三个主要问题。每个问题都非常有挑战性,并且多数受访校长都倾向于把这三个问题看作是一种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铁三角”关系:任何一个问题的变化不可避免会影响其他两个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努力提高入学率或教育质量必然导致费用增加;相应的,降低国家的财政支持将最终造成质量下降或导致学费增加,从而降低入学率。

1. 高等教育的费用

(1)高额费用的原因

各位受访校长都承认,高等教育的费用在上涨,他们还指出造成费用上涨的各种具体因素包括工资、保健、建筑和校园安全等。典型的观点包括:“生活费在调整,我们尽量让每个人拿到的工资都逐年增加,但由于保健费用的增加,这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们要为学生提供越来越多的保健和支持服务,这不仅包括校园内的保健设施,还包括心理和咨询服务”;“高校的建设费用增加了约1 000万美元,这是因为高校要提高竞争力,就必须在基础设施、图书馆、技术和设备、教职工等方面增加投资”。

(2)提高效率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

很多校长承认,高校必须努力降低费用,但他们普遍认为,通过提高效率来降低费用只是整个解决方案中很小的一部分,而高校支出中各组成部分费用的不断上涨和国家投资的减少才是高校费用增加的首要因素。经常被看作是最佳解决办法的远程教育,在节约费用上似乎也收效甚微。有校长这样指出:“我不认为全美公立大学还有任何更高效率可以发挥。我在6个州工作过,这些州的大多数公立高校已经没有更高的效率可以发挥了。”也有校长认为:“远程学习可以降低费用,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如此。但我们发现,让老师去开发远程学习课程经常意味着他们必须脱离其他教学任务,开发课程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同样会造成费用的增加。”

2. 高等教育的入学

围绕高等教育能否为所有希望进入高校学习的人提供受教育机会,受访校长主要谈到了造成美国高校入学率降低的两个主要原因。

(1)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减少

受访校长,尤其是公立高校校长,几乎都谈到两种趋势:一方面,教职员工的工资、师生医疗保健费用以及校园安全的更高要求等致使高校费用在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国家的投入却日益减少了。有鉴于此,校长们认为,他们不得不提高学费,而这给学生及其家庭造成很大的负担,从而使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也在减少。有校长表示:“州政府的公共财政拨款在减少,这也迫使地方政府必须寻求其他筹资途径,我们不得不在提高地方税收或提高学杂费一类的策略中进行选择。在过去几年里,高校学杂费每年增加约5%,这虽然不算太高,但确实给学生造成了更大的压力。”也有校长指出:“过去,公立高校的教育经费至少有50%由国家承担,但现在已经下降到30%以下了,而这个资金缺口是由学生家庭来填补的。”

(2)基础教育阶段准备不足

尽管学杂费增加了,但受访校长认为,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高等教育,尤其是社区学院提供的高等教育还是负担得起的。可是,由于很多学生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来适应大学的学习生活,学生的入学问题依然令校长们担忧——或许他们能够承担高等教育费用,但基础教育阶段准备不足意味着他们可能无法顺利毕业。有校长说:“我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入学的机会是有的,但我真正担心的是那些父母没有上过大学的年轻人。他们没有思考过大学的事情,甚至不会准备35美元去参加SAT或ACT考试,他们也不知道学校为他们提供的服务同其他人是一样的。”还有校长说:“我们接收的学生中有97%需要补习数学,这绝非是对近期高中教育质量出现问题的抱怨。”

3. 高等教育的质量

校长们对美国高等教育的质量进行了反思。大多数人仍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尽管美国高等教育出现了财政困难、质量有所下降、教育发展不均衡等现象,但美国高等教育质量的世界领军地位并未改变。受访校长指出了造成美国高等教育质量下降的两个主要原因。

(1)国家投资减少

国家对高等教育投入的减少将不可避免地影响教育质量。不少学者对此进行了国际比较,他们认为,海外大学获得高额的政府资金支持,将使美国高校在世界高等教育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一位校长指出:“就在我们缩减教育经费的时候,世界上一些国家,例如中国和印度,正在投入大量经费以改善高等教育质量,扩大高等教育入学率。从世界竞争和全球稳定的角度来讲,美国高校处于不利的地位。”

(2)办学定位攀升

“办学定位攀升”是一些高等教育学者对高校提出的批评,主要针对这样一种趋势,即一些选择性较差的高校试图通过提升办学层次来增强自己的竞争力。一所实力较强的本科教学型高校试图将自己转变为研究型大学就是一个例子。这样的高校不断提高办学成本,但终究难以成为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一些校长认为,专科院校对技术类和非学术性高等教育培训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研究型大学,但我们并不需要每所高校都去进行研究,我们也需要小规模的人文型和职业型院校。

三、对策与建议

受访校长就美国应该如何确保高等教育入学机会、提高教学质量和保障学生的负担能力提出了建议和对策,主要包括如下几方面。

1. 政府优先考虑增加高等教育投资

多数受访校长都号召重新思考高等教育在社会中的角色及其在公共资助中的优先次序。他们认为,政府应把高等教育定义为由社区财政支持的公共事业,而非由个人承担费用的私人事业。他们认为,州政府公共财政的确面临日益增大的压力,如保健费用、狱犯矫治、基础教育费用、降低税收等。但是,如果拥有优质的高等教育,那么政府在保健、社会服务、狱犯矫治上就可以少花钱。所以从长远来看,投资高等教育是非常有价值的。但现实的发展是,公共政策的优先权转向了对高等教育不利的方向。一位校长说:“我们似乎正在把教育从公共事业变成私人事业,这有点本末倒置。如果教育更倾向于是私人事业,那就应该由私人付费,不幸的是,这就会造成很多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无法接受高等教育。”

2. 改善K-12教育和学前教育质量

进入大学的学生没有充分的入学前准备是校长们最为担心的一个问题。他们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改善K-12教育和学前教育质量。一位校长指出:“如何看待学生成就之间的差距,以及为什么这些学生的大学前准备水平不高?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些问题放在特定环境下考虑。我们可以责备学校,但不可否认,这也与孩子们的早期教育有关,与他们的生活环境、家庭情况、温饱情况以及医疗保健情况有关,但很多人忽略了这些问题。”

3. 发展与私营部门的合作关系

校长们认为,高校与私营部门的伙伴关系越来越重要,这种伙伴关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联合募集资金,二是联合研究与培训。校长们希望私营部门的支持可以补充政府投资不足的弊病,但这种趋势的影响之一是进一步模糊了公立高校与私立高校的界线。一位校长说:“大学变得越来越具有企业性质。现在的高校,尤其是公立高校,更加关注私人投资和私人资金的募集,注重构建与私立部门的伙伴关系。”还有校长认为:“一些私营伙伴,例如基金会和个人捐赠者,不仅为我们提供直接的财政支持,还为我们提供学习材料,在多个方面帮助我们更好地满足学习者的需求。”

4. 高学费和高资助相结合

很多公立高校的校长认为,高等教育物有所值,家庭可以而且应该支付更多的费用。但是,随着学杂费的增加,学生资助工作的力度也需相应加大,以减轻那些无力支付教育费用的学生的负担。一位校长指出,在有些州立高校,学生的学杂费其实只占高等教育成本的30%,还有些州可能达到45%。但总体来讲,学生支付的费用在不断增加,而且公立高校学生承担的费用还会继续增长。因此,除奖学金资助之外,高校必须设法扩大筹资渠道,加大对贫困学生的资助力度。

5. 发挥社区学院的更大作用

四年制高校的校长大多认为,社区学院在保证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们以较低的费用让更多的学生接受教育。但社区学院的校长们认为,他们的学校接收了大量最需要帮助的学生,但得到的公共财政支持和校际间的合作却是最少的。他们指出,高校之间通常缺少协调,尤其在学分转换和互认问题上。学生花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在不同的院校获得学分,但这些学分有时很难被所有高校承认。因此,更好地加强不同类型高校之间的合作是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6. 采取自愿问责制

评审机构、国家和地方政府、媒体和家长等众多高等教育利益相关者都在呼吁实施问责制。受访校长基本赞同实行高等教育问责制,但他们也指出,现行问责制的实施方法大多弊大于利,因而主张建立自愿问责制系统。有校长指出,高校已经明确表示愿意实行问责制,但是高校也应该参与到“为什么而负责”的讨论中去。问责制应该用于促使高校向优秀的同行学习,目的是激励高校自我改进和提高,而不应该作为一种威胁和一种标杆,更不应该成为政府不资助或少资助高校的一个借口。

(文章编译自美国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中心.The Iron Triangle:College Presidents Talk about Costs,Access,and Quality.2008.10. John Immerwahr,Jean Johnson,Paul Gasbarra 整理。)

(编译者单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教所)

责任编辑 邓明茜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