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材料
当前位置:首页 > 对照材料 > 列表页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高等教育办学体制改革的历史回顾与未来展望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5 04:07:16  分类: 对照材料 手机版


打开文本图片集

摘要: 办学体制改革在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中极为关键。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办学体制从“国有公办”逐步转向多元化办学的格局。这一改革历程既是高等教育外部资源配置方式的转型,也是高等教育主体内部利益的重新分配。政府权责划分不清、高校及第三方办学的力量仍然薄弱、制度保障体系不完善是制约当前我国高等教育多元化办学体制深化发展的现实困境。面向未来,高等教育办学改革的方向应该是多元化、规范化与国际化并存,坚持高等教育办学多元化、深入落实高等教育领域的“放管服”改革、促进民办高等教育的规范发展以及构建具有竞争力的国际高等教育市场,为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建立现代高等教育体系打开新局面。

关键词:新中国成立70年;高等教育;办学体制改革;多元化办学;高等教育“放管服”改革

中图分类号:G5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0717(2020)01-0073-07

高等教育办学体制一般是指办学活动的组织结构以及与办学活动相关的制度规范[1]。具体来说,其内涵有三个方面:一是高等教育的办学主体;二是高等教育办学主体间权利的分配模式,包括一元化的政府办学,多元化的政府、社会及私人办学等;三是高等教育办学模式背后的制度规范及运行机制,即高等教育机构的举办者和投资者、管理者责权划分和其相互关系的制度规范,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形成的管理机制与学校自主办学的运行机制。其中,高等教育的辦学主体是办学体制的核心,而办学体制在绝大程度上为相应的管理体制与投资体制奠定基础。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高等教育办学体制在改革中不断发展,逐渐探索出了一条政府自上而下改革与市场自下而上创新相结合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办学之路。因循时间脉络,本文重点回溯了我国高等教育办学体制演变的历史过程,评鉴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完善如何深化和规范高等教育的办学体制,审视新时代背景下高等教育办学体制的现实问题并对其未来趋势予以展望,以期从办学体制改革的视野丰富对我国高等教育现代化建设的认识。

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国有公办”高等  教育办学体制的探索(1949~1977年)

新中国成立之后,由于特定的国际国内环境,我国高等教育形成了政府一元化办学格局,以“国有公办”为特征的高等教育办学体制构成了新中国成立伊始至改革开放前期的高等教育办学图景。

(一)“国有公办”高等教育办学体制的形成与发展

1.“国有公办”办学体制的初步形成:“条条分割”的高等教育格局(1949~1956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鉴于国情与苏联模式的影响,我国通过实行“维持原有学校,逐步加以必要的与可能的改良”的总方针[2],恢复对各类高校的领导。随后,国家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对旧中国的高等教育进行根本的改造,通过接管公立高等学校,取消私立高校、教会学校,以建立起属于新中国的具有鲜明公有制特色的高等教育办学体系。这种办学体制与当时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基本特征为“国有公办”,即国家对高等教育实行集中统一领导,高校的办学经费、教学计划、专业设置等全部由国家包办。在这一阶段,全国高校由中央教育行政部门及其他相关部门“切条归口管理”,建立起了“条条分割”的高等教育管理体制。

2.中央权力下放的最初尝试:从“条条领导”到“块块领导”再到“条块领导”(1957~1965年)

这一时期,针对1956年后出现的对高校过度统一管理的现状,国家先后出台《关于高等学校和中等技术学校下放问题的意见》《关于教育事业管理权力下放问题的规定》等文件来下放高等教育办学权利,对高校实行分级管理。在政策的指导下,中央部门除了领导少数高校外,其他大部分高校由省、市、自治区领导。据不完全统计,在1958年4~5月间,江苏、广东、吉林、湖南等17个省市,新创立与举办的大学、专科学校约130多所,掀起了地方办大学的潮流[3]。与此同时,中央政府权利下放,使高校管理开始从“条条领导”(中央部门)转向“块块领导”(省、市、自治区)。然而,中央政府在放权过程中缺失了对高等教育质量的监管,再加上“块块领导”下高等教育的“大跃进”,导致高校的发展受到了严重影响,超出中央的可控范围。因此,1963年中央政府又提出高等教育实行中央与省、市自治区两级管理的制度,且重新强调高校由中央统一领导、集中管理,使高校的管理权限由“条条”管理转向“条块”管理,至此,高等教育由中央和地方分级分权管理、条块分割的格局基本形成。但实质上,高等教育还是全部由国家举办,在办学体制上并没有根本性突破。

3.“十年浩劫”带来的高等教育“块块领导”的跃进期(1966~1977年)

1966年我国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对我国高等教育事业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外伤”和“内伤”。在此期间,高等教育的管理权限又逐渐从“条块”管理趋向“块块”管理。1969年之后,“块块领导”的高等教育得到了空前未有的发展,截至1971年,原来由中央部属领导的176所高校,只留下了131所,而这其中的125所由中央与地方双重管理,且以地方领导优先。在这一相对混乱的时期,高等教育的“条块”关系并未发生本质改变。直至粉碎“四人帮”之后,国家才得以对高等教育界进行全面整顿。

(二)“国有公办”高等教育办学体制的特征

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我国一直保持着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有公办”的高等教育办学体制,并在中央与地方办学权利的“条块拉锯”中形成了一种自上而下通过行政手段进行约束的制度环境。虽然在某一阶段,地方政府获得了高等教育的管理权限,但事实上地方政府仅扮演着中央政府“忠实代理人”的角色,这种办学体制的形成与特定的历史条件密不可分。新中国成立初期,基于国内政权不够稳定、社会生产力相对落后以及效仿苏联的时代背景,高等教育完全变为国家的事业,并被视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表现[4]。这种主要服务于计划经济的办学体制虽然有利于兴办社会主义高等学校,有益于有计划有比例地培养专门人才服务于国家的工业化建设,但也存在鲜明的不足之处: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