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材料
当前位置:首页 > 对照材料 > 列表页

国际比较视角下的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探究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5 04:07:02  分类: 对照材料 手机版

摘 要:留学事业已成为新时期我国公共外交和中外人文交流的重要领域之一,同时,如何更好地为外国留学生校友提供服务,维护他们与中国及母校的良好关系,成为我国新时期留学事业面临的挑战之一。文章从国际比较视角,阐述了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8个国家在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方面的顶层设计与具体措施,为我国的来华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提供借鉴。

关键词:国际比较;留学生校友;校友管理;来华留学生

一、引言

留学生毕业并不意味着他们与留学目的国关系的终结,相反,代表一段新关系的开始。与外国留学生校友维持长久的联系,保持并加深其对留学目的国的感情和认识,可以带来诸多益处。目前,我国关于校友管理工作的研究与实践多适用于本国校友,与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相关的理论探讨较少。随着我国来华留学生规模的不断扩大,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也应获得重视。文章选取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这四个留学生规模最大的国家,日本和新加坡这两个亚洲主要留学目的国,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两个新兴的留学目的国,从各国的顶层设计和具体措施两个层面分析其维护留学生校友的政策与实践,并借鉴其中的有益经验,为我国的留学生校友工作提供一些建议。

二、顶层设计

国际上对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进行顶层设计的主体大致可分为两类:政府是为外国留学生校友提供高质量服务的指挥者和规划者,而行业领导团体能代表国家或地区参与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的具体活动。此处的“行业领导团体”不单是面向外国留学生校友的团体,而是为潜在留学生和在读留学生服务的团体。

(一)政府:出台相关国家政策

总体来看,关于外国留学生校友的政策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专门面向外国留学生校友,另一类是在主题更广的政策(如教育政策)中论及外国留学生校友。

澳大利亚是少数出台了专门的外国留学生校友政策的国家之一。为挖掘澳大利亚外国留学生校友的潜力,澳大利亚教育与培训部、外交贸易部及多所大学于2016年4月30日共同制定了《澳大利亚全球校友参与战略》(Australia Global Alumni Engagement Strategy),加强澳大利亚全球校友在职业发展、科学研究、业务合作方面的互动。该战略提出,设立专人专款负责联系校友;通过会议、科研、业务合作加强澳大利亚与外国留学生校友间的联系等。[1]

日本和德国将外国留学生校友的建设工作纳入国家教育政策。日本文部科学省在2013年发布的《第二期教育基本振兴计划》(The Second Basic Plan for the Promotion of Education)中明确表示:为了推动日本大学国际化进程,政府将提供资金支持外国留学生校友网络建设[2]。迄今,日本政府已出资在120个国家建立了359个校友协会,并对外开放了22个亚洲国家的55个校友会。

德国政府注重开发外国留学生校友在科研方面的潜力。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在制定教育与科研发展政策时,将全球校友考虑在内。例如,《联邦教育与研究部行动计划》(Action Plan of the Federal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Research)中强调管理好外国留学生校友关系。联邦教育与研究部认为,留德校友在归国后,通常在本国的科研部门担任重要职位,是德国科研在海外的最佳代表,且能为德国带来诸多科研合作机会。因此,德国政府要求高等教育部门、研究機构、行业团体共同促进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

(二)行业领导团体:参与具体的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

文章所选取的8个国家均成立了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负责为留学生(包括外国留学生校友)提供服务。一些行业领导团体由政府部门直接负责,一些则为慈善团体或独立法人。后者往往属于半官方机构,它们的大部分经费仍来自政府拨款,有些还与政府签订合约。总体而言,行业领导团体是实施国家留学生教育政策的有效工具。[3]

8个国家中,直接由政府部门担当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的有澳大利亚、美国、法国、新西兰、新加坡。澳大利亚的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是该国教育与培训部下属的国际教育处。它主要负责本国教育的对外宣传,定期与本国教育和培训领域的行业组织协商,就留学生教育中的关键问题达成共识,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提供支持。澳大利亚政府认为:“只有当教育机构和政府就国际教育与培训面临的机遇及挑战达成共识时,才能取得长期的可持续发展”。[4]

美国国务院教育文化事务局(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负责管理教育文化交流活动,其中包括留学生的相关事宜。教育文化交流活动原由美国新闻署(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Agency)负责,包括富布赖特项目(Fulbright Program)、汉弗莱项目(Humphrey Fellowship Program)、国际访问学者项目等,通过展示美国的教育和文化,加强美国与其他国家联系的纽带。1999年后,美国新闻署被并入美国国务院(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教育文化事务局开始负责管理教育文化交流活动,将美国学术界、非政府组织和其他社会机构的资源整合起来,共同为美国的公共外交服务。

法国教育服务中心(Campus France)的前身为法国教育国际协作署(EduFrance),成立于1998年。当时,政府为扭转赴法留学生人数下滑的局面,设立全国性的行业领导团体,对外宣传法国高等教育。2006年,法国政府决定进一步整合留学生教育资源,将协作署与负责政府奖学金事务的两个中心合并为法国教育服务中心。该中心在法律上属公共利益团体,是隶属于政府的非营利机构。它接受外交部、教育部和移民部的拨款[5],服务质量受法国政府监管。

新西兰原先由非营利机构新西兰教育促进会统筹留学生教育,后改由政府官方机构新西兰教育国际推广局负责留学生服务。

新加坡的留学生教育领导团体不隶属于教育和外交部门,而是附设于新加坡旅游局(Singapore Tourism Board)。旅游局下的教育服务署(Education Services)负责宣传新加坡教育,主办教育展览和讲座,开展留学生迎新与咨询服务等。新加坡旅游局担任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是因为该局在主要的留学生输出国已经设立了许多办公处,形成了一张覆盖面极广的联络网,无需教育和外交部门再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6]

相较而言,德国、英国、日本的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与政府的关系不那么紧密,但它们都接受政府拨款,在一定程度上接受政府领导,所以可被视为半官方机构。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eutscher Akademischer Austauschdienst)成立于1925年,经费主要来自外交部,其定位是德国文化和高等教育政策的对外执行机构。该中心与德国外交部门合作,每年在不同国家组织针对某一学科的校友研讨会,并资助120多个校友会自主举办与学科相关的小型研讨会。英国文化协会于1934年成立,是慈善性质的非政府组织。日本的行业领导团体——日本学生支援机构属独立行政法人,成立于2004年4月1日。该机构成立前,文部科学省、日本国际教育协会、国际学友会等多个机构分别负责留学生教育的不同事项。2004年,政府对这些机构进行整合,由日本学生支援机构承担起与留学生有关的绝大多数事宜。[7]

三、具体措施

(一)设立海外校友分会

对于行业领导团体和高校来说,成立外国留学生校友会等专门组织是常见的保持与外国留学生校友联系的途径。但是随着外国留学生规模的扩大及其在高校在校生中所占比例的增加,部分高校开始将外国留学生校友与本国校友按毕业后所在的地区设立校友会,由同一部门进行趋同化管理。

就成立专门的外国留学生校友会而言,在所选的8个国家中,除美国和新西兰之外,其余6个国家的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均在海外设有办事处,办事处内设置外国留学生校友俱乐部,为当地校友提供服务。例如,日本在104个国家建立了312个校友会,法国在中国的16座城市设立了留法学友俱乐部等。

除由行业领导团体组建的国家和地区层面的外国留学生校友会之外,不少高校也设立了专门的部门,与外国留学生校友保持联系。以德国柏林工业大学为例,该大学于1979年成立“留学生校友办公室”,负责国际培训和留学生校友项目,并负责保持与留学生校友的联系[8]。办公室定期举办免费培训,主要针对新入学和即将毕业的留学生,培训内容旨在提高留学生的社交与就业能力,普及在德生活的必备知识等。借助这些培训机会,办公室不断完善留学生的档案信息,以便在其毕业后保持长久联系。

就外国留学生校友与本国校友的趋同化管理而言,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为例,该校根据校友的就读学院、兴趣、宿舍、居住地4个标准,分类成立校友会以满足不同校友的需求,但并未对国内与外国留学生做出特别的分类。目前,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在海外共有校友会45个,服务于该校在海外的所有校友[9],包括外国留学生校友和本国校友。校友会下设理事会、执行委员会、校友与基金发展委员会、负责校友活动的校友事务处。校友会策划的活动丰富多样,如校友联谊、体育活动、杰出校友论坛、刊物邮寄、会员生日祝福等。

与之类似,多数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高校并未为外国留学生单独设立校友会,而是根据国内校友和外国留学生校友的所在地在海外设置校友分会。笔者认为,随着学生毕业后的流动趋向全球化,校友国籍的概念开始渐渐模糊,国内校友与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趋同化或成未来的主要发展趋势。

(二)建立外国留学生校友网站

为让校友随时随地开展交流,了解相关信息,不少国家利用现代通信技术,开发了外国留学生校友网站。

“德国校友门户网站”(http://www.alumniportal-deutschland.org/)由德国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出资,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等机构共同开发。网站设有英语和德语两种语言版本,是外国留学生校友社交、求职、学习的平台。它开发了能够自我生成和更新的校友数据库,公布企业招聘信息以及为校友举办的培训信息,提供网上语言课程,开设网上论坛,供校友交流探讨。

法国教育服务中心所设的外国留学生校友網站名为“法国校友”(https://www.francealumni.fr/),已注册的校友可以通过该网站互发信息或建立兴趣小组,还能够获得最新的法国文化信息、行业资讯和工作机会等。该网站在97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分站,没有分站的国家的校友可访问和加入法国驻外使馆所设的校友网站,如中国的“留法学友俱乐部”网站(www.clubfrancechine.org),以查询网上招聘信息和校友名录,参加网上论坛。其中,校友名录设有搜索引擎,校友可以按照院校、城市、国籍、姓名、专业等寻找昔日同窗。为鼓励校友加入俱乐部,网站向会员提供法国航空公司和多家法资企业的消费折扣。

澳大利亚政府开发了澳大利亚全球校友网站(https://globalalumni.gov.au/),网站上发布了外国留学生校友可能感兴趣的各种信息,如澳大利亚政府、学术机构、行业专家、企业的新闻动态和活动安排,以及不同地区的校友故事等。

在这些校友网站上,往往还会有杰出外国留学生校友的故事。英国、澳大利亚、德国、美国、法国等国还设立了年度优秀外国留学生校友奖项。在肯定外国留学生校友成就的同时,拉近杰出校友与留学目的国之间的关系,并宣传本国教育,鼓励更多的人前来求学。澳大利亚在2016年邀请了12位杰出校友担任全球校友大使的角色,其中包括2名中国校友。

(三)主办外国留学生校友刊物

一些国家定期出版纸质和电子版外国留学生校友刊物,实现校友联络渠道的多样化。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每年出版3期《通信》(Letter)杂志,免费向外国留学生校友发放,介绍德国高等教育、科学与研究政策的发展和趋势及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的活动与项目。该中心驻北京办事处每年会出版两期(6月与12月)中德双语的《校友信息》(Alumni Info),并将杂志电子版发送给校友数据库的注册用户,向中国地区的校友宣传驻京办事处的校友活动以及德国高校及两国科研教育合作的相关信息。文部科学省的日本学生支援机构编撰了新闻简讯(Japan Alumni eNews),每月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给有意赴日本留学、正在日本留学、已经毕业回国的学生,介绍日本的留学生信息、毕业校友的故事,为有意赴日留学的学生提供建议。

高校在主办校友刊物方面更加积极,当然,这些刊物不一定专为外国留学生校友出版,而是面向全体校友。美国几乎所有的高校都有校友杂志,耶鲁大学的《耶鲁校友杂志》(Yale Alumni Magazine)每两月出版一期,通过邮寄的方式分发给13.5万名留学生校友。杂志上刊有知名作家的原创文章、校园新闻、校友新闻等,令读者通过杂志与耶鲁大学保持交往。英国伯明翰大学的校友杂志《老朋友》(Old Joe)通过多媒体报道校园和校友新闻,并通过邮件将电子版直接发给所有校友。

(四)提供学术与生涯指导

为外国留学生校友提供学术与生涯指导,可以促进其毕业以后更好地就业。学术指导方面,日本为来自发展中国家、在日本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的校友,设计了“归国外国留学生短期研究制度”和“归国外国留学生研究指导事业”项目,为高端人才提供继续发展的机会。“归国外国留学生短期研究制度”针对年龄不超过45岁,回国3年以上,活跃在大学等教育机构及政府部门,从事教育、学术研究和行政工作的校友。每年,日本从符合资质的外国留学生校友中选取约60人,资助其返回日本的大学,与留学时的导师一起开展60~90天的研究。“归国外国留学生研究指导事业”面向回国不到3年,在大学和研究机构从事教育和研究,或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校友。日本政府出资派遣其留学时的导师(每年约20名)前往校友所在地,给予7~10天的指导,提高其教学和研究水平,同时在校友所在的机构开办讲座和专题报告等,宣传日本的教育与科研。

德国的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围绕“人际网络”和“终身学习”两个主题出发,促使外国留学生校友成为知识的传播者。德国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主要负责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外国留学生校友服务,德国联邦外交部主要负责为工业化国家的外国留学生校友服务,最终的实施部门都是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该中心负责举办相关主题的研讨会,为外国留学生校友开发了一个“校友特别项目”(Alumni Special Projects),用以资助他们进入德国的大学访问进修,从而为校友所在国的经济与科研发展服务。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也会为前奖学金获得者提供校友网络的支持和资助。其中,曾获奖学金的发展中国家和东南欧国家的外国留学生校友,每年可申请一次免费获得德国出版商出版的专业文献的机会,以帮助他们提高学术能力。

四、建议

结合上述对8个留学目的国在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方面的政策与实践,笔者就我国加强对外国留学生校友的联系与服务,提升我国教育的国際影响力提出以下几方面建议。

(一)政府层面

第一,将外国留学生校友网络的建设纳入国家教育和外交政策。我国十九大报告中勾勒了“第二个一百年”的目标,教育部长陈宝生阐述他所理解的教育方面的目标为: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人们最向往的留学目的国,各国将有意愿和中华文化实现交流与融合[10]。为实现这一愿景,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是其中重要一环。《留学中国计划》强调要“加强与来华留学毕业生的联系。依托相关直属单位开展来华留学毕业生工作,视工作发展需要申请设立专门机构。鼓励并支持来华留学毕业生成立海外校友会”[11]。由此,各地政府应在宏观战略的指导下,积极把握政策方向,制定具体的行动指南。

第二,建立跨部门合作机制。外国留学生校友管理工作不只是教育部门的任务,还需要跨部门合作。我国可通过积极开展科研交流论坛、组织校友回访、发展商务关系等,使校友与母校和留学目的国的关系更具可持续性。

(二)行业领导团体

第一,设立半官方性质的留学生教育行业领导团体,在教育部、外交部、商务部等相关部门的统筹领导下,在为各类留学生提供一站式服务的同时统领国家外国留学生校友政策的实施。

第二,利用影响力较大的国家来华留学奖学金项目,建立来华留学奖学金生校友会,鼓励地方政府为获得地方奖学金的留学生建立校友会。在此基础上,可逐渐扩展校友会的范围,使之面向所有外国毕业生,开拓新的中外人文交流平台。

第三,利用信息技术加强与外国留学生校友的联系。由留学生行业领导团体开发多语种的“留学中国”网站,在网站上设立“来华留学生校友”窗口,并利用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打造与外国留学生校友联系和发布信息的平台。

第四,建立外国留学生校友信息数据库,定期跟踪外国毕业生的流向和就业状况,了解其对在华留学经历的看法,为改进留学生教育政策、提高来华教育质量提供第一手资料。

(三)高校层面

第一,提高留学生服务质量,培养未来校友的母校认同感。研究表明,学生对校园文化、教育理念、培养方式的认同能够使他们在将来对母校的感情得以长期维持,也是以后与母校合作以及在行为上回馈母校(如通过捐赠)的基础[12];学校的后勤管理、财务运营状况等与学生切身利益相关的方面都会影响学生对学校的评价及毕业后对学校的态度,以致影响校友的行为[13][14]。因此,高校应全面优化留学生的教育与服务质量,为留学生提供更加优良的在校体验,使他们毕业后仍能对母校存在较高的认同感,愿意为留学目的国的教育与文化代言。

第二,强化海外校友会职能。我国的许多高校虽然在海外设有校友会,但是这些校友会基本上是为在海外居住的中国校友开设的,外国留学生校友加入的比较少。国家和地方政府可以设立相应的种子资金,为高校相关工作的开展提供资助。对国际化程度有待提高的高校来说,成立专门的留学生校友会是一个较为合适的选择,专门的机构能够为数量不多的外国留学生校友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对国际化程度较高的学校来说,外国留学生校友与国内校友可采用“趋同化”管理模式,根据其在海外居住的地区建立校友会。这既能为高校节省相应的资源,又有助于各类校友彼此更深入地交流与理解。

第三,为校友提供回访和持续发展的机会。除了关注杰出外国留学生校友之外,普通外国留学生校友也应被视为宝贵资源。在政府出面邀请优秀奖学金获得者毕业后来中国回访和进修之外,高校可适当地邀请外国留学生校友——尤其是在海外高校和研究机构工作的校友回访母校,并根据校友兴趣安排相应活动。在终身学习的时代,邀请外国留学生校友前来访学,参加短期交流项目甚至修读高一级学位,既能助力外国留学生校友持续发展,也有助于提高母校的国际化程度,进一步拓展我国的留学生教育市场。

参考文献:

[1]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Australia Global Alumni Engagement Strategy 2016-2020[EB/OL]. https://globalalumni.gov.au/globalalumniengagementstrategy.aspx, 2016-04-30.

[2]MEXT. The Second Basic Plan for the Promotion of Education[EB/OL]. http://www.mext.go.jp/en/policy/education/lawandplan/title01/detail01/sdetail01/1373805.htm, 2013-06-14.

[3]AndréSiganos. From EduFrance to CampusFrance(1998-2008) [EB/OL]. https://ressources.campusfrance.org/mobilite_etudiante/noindex/colloques_ conferences/fr/2008_01_29_siganos_campusrance_fr.pdf, 2008-03-29.

[4]Nelson B. Engaging the World Through Education: Ministerial Statement on the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Australian Education and Training[M].Canberra: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2003:36.

[5]CampusFrance.Key Figures: CampusFrance Activity Indicators[EB/OL]. http://editions.campusfrance.org/chiffres_cles/brochure_campusfrance_chiffres_ cles09.pdf, 2017-12-11.

[6]KynaRubin. Singapore’s Push for Foreign Students[J]. International Educator,2008(1):56-59.

[7]文部科学省.日本留学生制度概况:接收与派遣[EB/OL].http://www.mext.go.jp/a_menu/koutou/ryugaku/06082503/003.pdf, 2018-01-29.

[8]贺关英,宗菁.外国留学生校友工作探析[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7(6):48-51.

[9]付晶.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友会运行模式概述[J].科技资讯,2016(25):154-155.

[10]十九大新闻中心.教育部长陈宝生:办人民满意教育要送出4个“红包”、啃下3个“硬骨头”[EB/OL].http://www.moe.gov.cn/jyb_xwfb/xw_fbh/moe_2069/xwfbh_2017n/xwfb_2017zbqt/201711/t20171130_320331.html,2017-10-22.

[1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印发《留学中国计划》的通知[EB/OL].http://www.moe.gov.cn/srcsite/A20/moe_850/201009/t20100921_108815.html,2010-09-21.

[12]Wunnava P V, Lauze M A. Alumni Giving at a Small Liberal Arts College: Evidence from Consistent and Occasional Donors [J].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2001(6):533-543.

[13]李一可,李亞芳.高校校友母校认同影响因素研究[J].现代教育科学,2017(4):70-75.

[14]Marr K A, Mullin C H, Siegfried J J. Undergraduate Financial Aid and Subsequent Alumni Giving Behavior[J].Quarterly Review of Economics & Finance,2000(1):123-143.

编辑 徐玲玲 校对 吕伊雯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