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政府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委政府 > 列表页

贵州中等职业教育发展困境及前景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22-05-16 08:01:45  分类: 党委政府 手机版

【摘要】近年来,贵州中职教育陷入了困境,培养出的中职学生的数量和质量远远不能满足经济社会的需求。贵州中职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可以概括为如下五方面:招生困难;无序竞争;县职中没起到应有作用;资源利用率低,教育质量低下;教师职业满足感低。原何如此?我们可从人事制度、经费制度、业务制度几方面分析近十年贵州中职教育制度。

【关键词】贵州;中等职业教育;困境;前景

1.概念界定

我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包括两部分:一是学历性的职业学校教育,分为初等、中等、高等职业教育;二是非学历性的短期职业培训。中等职业教育是在高中教育阶段进行的职业教育,目的是在九年义务教育的基础上培养数以亿计的技能型人才和高素质劳动者。中等职业教育是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的主体,主要由中等职业学校实施,招生对象主要是初中毕业生和具有初中同等学历的人员,基本学制以三年制为主。这类学校在对学生进行高中文化知识教育的同时,根据职业岗位的要求有针对性地实施职业知识教育和职业技能训练。目前,我国中等职业学校共有四类:第一类是中等专业学校(简称“中专”)。这类学校以招初高中毕业生为主,学制两年或三年。传统的目标主要是培养初、中级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小学教师。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培养目标已扩大到各类技能型人才;第二类是技工学校。这类学校主要招收初高中毕业生,学制两年或三年,培养目标是初、中级技术工人;第三类是职业高级中学(简称“职业高中”)。这类学校是在改革教育结构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大部分由普通中学改建而成,一般招收初中毕业生,学制三年,也有二年和四年的。培养目标以生产服务一线的操作人员为主;第四类是成人中等专业学校(简称“成人中专”)。这类学校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发展起来的,最早的定位是把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成年人(在職人员为主)培养成中等技术人员。由于形势的变化,其招生对象已经以应届初中毕业生为主,学制二年或三年。进入新世纪来,传统的这四类中等职业学校的培养目标逐步走向一致,办学形式也日益接近,国家已决定通过改革、布局结构调整和资源整合等方式,逐步打破部门界限,推动它们走向融合,统一规范为“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或“中等职业学校”。

2.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贵州中职教育陷入了困境,培养出的中职学生的数量和质量远远不能满足经济社会的需求。贵州中职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可以概括为如下五方面:招生困难;无序竞争;县职中没起到应有作用;资源利用率低,教育质量低下;教师职业满足感低。原何如此?我们可从人事制度、经费制度、业务制度几方面分析近十年贵州中职教育制度。

2.1 人事制度

目前,贵州中职教育还实行计划经济时代的人事制度,隶属教育部门的中职学校和隶属其他厅局的中职学校人事制度有别。隶属某厅局的中职学校校级领导的人事任免权依然在厅局手上,教育主管部门无权干涉;普通职工的人事权力却又在人事主管部门手里。隶属教育主管部门的中职学校校级领导人事任免权在教育主管部门手里。

2.2 经费制度

近十年来,贵州中职学校的经费制度没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在名义上发生了些许的变化。贵州公办中职学校经费来源主要分为两块:国家财政拨款和学杂费,财政拨乱又分为全额拨款和差额拨款两种类型。国家财政拨款又分为生均经费和专项经费。生均经费是2080元/生·年,已经持续近若干年没变化;专项经费视中职学校实际需要经过审核后下拨,用于学校基础设施设备的建设和维护,近年来专项经费已慢慢取消。近几年来,政府逐渐加大对中职教育的支持力度:农村学生及城市困难学生为期两年每生每年可获1500元生活补贴;减免农村及城市贫困学生学杂费;2010年贵州约80所中职学校或政府财政补贴约800万每校用于进行学校基础设施建设。

2.3 业务制度

在业务制度上,贵州所有的中职学校都接受教育主管部门的指导。但这些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对中职学校管理力度不大,或者说近十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对贵州中职教育实施的是放开的政策,这可以从核心管理内容即中职学校的专业设置上就可窥一斑:任中职学校自行设置专业,从不评估、控制中职学校有否开办相应专业的办学实力;任中职学校进行招生广告,可以说,很难找到一所中职学校的招生宣传资料是真实的,各中职学校招生简章上所列的专业至少有三分之一是虚假的,根本没有开设或没实力开设。可以说,专业在中职学校里是形同虚设的。

3.备选方案及前景评估

按照本章第一节确定的贵州中职教育改革的总体目标和近期具体目标分别为:解决目前所存主要问题,促使贵州中职教育健康快速发展,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使贵州中职教育无序竞争、招生困难现象得以基本消失,资源利用率得到较大提高。为了实现总体目标和具体目标,根据上一章详细分析的贵州中职教育所存问题的原因,考虑到技术可行性、经济财政可能性、政治可行性和行政可操作性,笔者制定调整重组方案展示如下。

3.1 大幅度调整重组公办中职学校

贵州中职学校普遍存单体学校规模过小、分散、资源利用率低下、民办中职学校滥竽充数、县职中只是在浪费资源等。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把单体中职学校规模扩大、尽量集中起来、去除计划经济时期的厅局管理制度、大力监管民办中职学校、停办县职中。简言之,调整重组中职学校。那么如何调整重组,调整方案是否经得起评估标准的考验。当然,在论述该方案之前,有必要简单阐述一下有关政府干预和市场调节的问题。以便为方案的制定奠定基调,避免不必要的争论出现。

中职教育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教育环节。纵观世界,职业教育在发达国家工业化过程中培养产业工人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时至今日,职业教育在发达国家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国家都很重视职业教育。在我国,目前中等职业教育是一个重要的教育阶段,近几年政府非常重视职业教育尤其是中职教育的发展,每年都有新政策出台,不断加大对中职教育的扶持力度,对中职学生的补贴力度也在与日俱增。中职教育所具有的典型的准公共产品属性决定了中职教育是政府应该提供的,应该进行强有力干预的。事实上,建国以来,我国政府就一直有力的干预着教育的发展。另一方面,在贵州,市场对中职教育的调节是失败的,确切说,市场根本无法对有着特殊的事业单位性质的公办教育占主体的贵州中职教育进行有效调节。现在的问题不是政府要不要干预中职教育的问题,而是要怎样强力却又合适的干预中职教育的问题。近十年的干预不力、干预不及时和干预不当是造成制度供应不及时、制度供应不当进而造成中职教育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的主因。

这里所讲的中职学校合并重组指的是中专与中专之间,中专与技校之间或者技校与技校之间进行合并重组。

在合并重组之前,先扫清原有制度障碍,主要要扫清的是计划经济时期遗留下来的部分中职学校隶属某些厅局,管理权归这些厅局所有而不是教育厅或教育局所有的制度。撤销厅局机关对中职学校的管理权,统一由教育厅或教育局行使对中职学校的管理,彻底打破计划经济时期遗留的条块分割的局面,为整合中职教育扫清体制障碍。这一个合并重组前提性质的改革难度不大,原因是大多数厅局因为自身经费并不是很充足,对下属中职学校的支持力度很小甚至已经长期不管,这些中职学校愿意划归教育厅或教育局进行管理。相关厅局也因时过境迁,没有或减弱了管理中职学校的强烈的利益诉求,管理的动力不足。因而打破条块分割的计划经济时期的中职学校隶属机构的管理局面难度不大,但必须先进行这一改革才能进入中职学校的合并重组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中职学校合并重组内容的一部分。

3.1.1 合并重组公办中职学校

3.1.1.1 合并重组的形式及内容

实质性合并重组的组建形式及内容可以这样描述:在资金充盈及其他条件成熟的前提下,合并重组后新组建的中职学校为独立的法人事业单位,对被合并重组的中职学校在人财物所有方面统一管理,原来的中职学校不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不再有任何独立的权力尤其是人事权和财权;把合并重组的各中职学校原校区进行置换,新建校区,资金不足部分由财政补齐或灵活使用融资方式进行融资;解散原来的中职学校,根据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重新设置专业并把教职工打乱重新安排到相应专业或科室。在资金不充足及其他条件不成熟的条件下,可以暂时不建立新的校区,但新组建的中职学校必须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原中职学校不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统一进行管理,原中职学校不予解散,教职员工原则上不打散充分,可适当的进行调配即可。

选择哪些中职学校进行合并重组呢?原则上,应以学校所处区域和学校类型及强弱合并三个方面为依据进行。第一、应选择地域相近的中职学校进行合并重组;第二、根据学校类型进行合并重组,即选择相同类型学校进行合并重组。第三、选择一所办学实力较强办学效果较好的中职学校和办学实力较弱办学效果不太好的中职学校进行合并重组。具体来说,我们可以从学校的特点、种类、专业、地理位置等方面来考虑实施对公办中职学校的合并重组。学校类别应一致,即从理工农医林畜牧等学校类别上来划分的话拟合并的中职学校应相同或相近,特殊情况下可以有较大跨度。公办中职学校的合并重组不适宜包含县职中,因为一个县一般只有一所职业中学,而且县职中的特殊情况并不适宜与其他中职学校合并。对县职中的改革应另行设计一个特殊的制度,下文会涉及之。

3.1.1.2 组织领导

要进行一个大范围的中职学校合并重组,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权威的组织领导是不可能的。因为本方案涉及到整个贵州省大范围的中职学校的合并重组,必然要由省长牵头,副省长主抓,教育厅、人事厅、财政厅、相关县市教育局、人事局、财政局其他相关厅局领导为组员进行组织领导,确保领导班子的权威性。依此成立一个贵州省中职教育资源整合领导小组,并从政府部门抽调精干人员成立几个工作专班:财务财产清理专班——专门负责对进行合并重组的中职学校的债权债务及财产进行清理,并做好新学校组建后的变更工作;学校领导干部(校级领导)考察专班——以贵州省的中职学校现任领导为考察重点,面向全国招聘考察新组建的中职学校领导;人事编制清理专班——负责对进行合并重组的中职学校包括退休职工及临时工在内的教职工进行清理,并做好新学校组建后教职工工资、社会保险的变更工作;文书档案清理专班——负责对进行合并重组的中职学校的文书档案进行清理,做好向新组建的学校的移交工作,并负责向教育部报送相关合并申请文书。

3.1.1.3 经费筹措

目前,贵州省共有230余所公办中职学校,每所学校平均在校生人数不到1000人,校平均占地面积约20亩,校平均建筑面积约2万平米。按新建中职学校建筑面积是现在中职学校建筑面积之和简单计算的话,合并重组后新建中职学校建筑面积约460万平方米。若按把现行中职学校占地面积提高一倍来算,土地成本可以不予考虑。可以通过置换的方式把现在的中职学校挂牌拍卖,所得资金在远郊一般可以买到面积在3倍以上的土地,加上政府按公用事业占地价格进行征地的话,目前地处市区和近郊的中职学校至少可在统一规划的远郊置换到4倍以上的土地面积。也就是说合并重组中职学校新建校区在土地成本这一方面根本不用另行融资。按1000元/平方米的平均建筑建造成本及200元/平方米的装修成本计算,合并重组新建中职学校建安成本及土地成本共计约55亿元。

贵州省政府已拨款21亿拟建设65所国家级示范中职学校,即每所示范性中职学校拟投资约3000万元建成。本文所指的合并重组并不是要以国家级示范中职学校这个标准来进行建设,只是在现有中职学校常规规模基础上进行合并重组,扩大单体学校规模,寻求规模效益,因此,2000万即可投资兴建一所中职学校。另外中央财政对贵州约80所中职学校每所拨款约800万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说资金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3.1.2 逐步撤銷县职中

在合并重组地处贵阳及地州市府所在地的中职学校,单体中职学校规模大为提高后,除个别办学质量较高的县中职予以保留外,大部分可逐步撤销县职中,改为中学。上文曾论述过,贵州的县职中大多数都是由过去的中学转变过来,根本不具备中职教育的实力。把这些职中改为中学倒是一个顺理成章的事情。

农村中学基础设施落后,师资力量不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县职中基础设施较强,大多数师资以前本来就是中学教师,把县职中改为中学基本不需要增添新的设施设备,以上这些保证了这个政策方案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县职中是事业单位,其经费来源和其他中职学校不同,像中学一样,政府按教职工人数下拨工资,基础建设和其他开支另行划拨。县职中教职工收入和中学相当,所以教职工不会有太大意见,也就是说最大的利益相关者对该方案不会有过大反对意见。县职中改为中学的政策方案中只是改名字而已不存在经济和财政可行性问题。至于行政可操作性问题,因为不涉及到像合并重组中职学校那样的复杂情况,行政可造作性根本不是问题。

3.1.3 整顿民办中职教育

在阐述政策问题阶段已指出贵州民办中职学校大多数都不合格,只不过是商人渔利的方式罢了。改变过去很多民办中职学校租场地,招学生短期培训,然后送到企业就业的不顾学生技能、素质的培养,败坏中职教育名声的状况已刻不容缓。教育主管部门及相关部门早就该加大监管力度了。

3.1.3.1 提高资金准入制度

民办中职学校投资者瞄准这些年沿海用工企业对劳动力的大量需求而兴办中职学校,也很好的利用了政府对中职教育比较宽松的甚至是鼓励的制度。绝大多数民办中职学校投资者在区区几十万元甚至更少的初始投资资金的状况下就开办中职学校,这些投资者的共同特征就是追求短平快的投资回报,不顾一切手段招生渔利,没有教育质量可言。因为几乎没有固定投资,投资者又基本都是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草莽创业者,贵州民办中职学校可以说没有太大风险。贵州民办中职学校和民办高等高等学校的最大区别在于投资风险迥异,投资额差距天壤之别,这也是为什么贵州民办高校仅有区区两所即贵州亚泰高等职业学院和贵州民族学院人文学院,而贵州的民办中职学校达几十所之多的主要原因。

如果加大资金准入制度并监管到位的话,贵州民办中职教育的办学质量会得到很大的改观。因为准入资金达到一定数额决定了投资者不可能短期收回投资,投资者就有了强有力的约束和激励最求可持续发展以降低学校倒闭的风险,因而就没有了或减弱了追求短平快的动机,办学质量自然会得到提高。

3.1.3.2 加大监管力度

提高资金准入当然能有效约束投资者追求短平快盈利的动机和能力,但问题的关键不仅在于要确定多少投资额还在于确定具体的硬软件指标如场地、设施设备、师资、用人模式、专兼职教师比例等,最为关键的是要相关部门监管到位,杜绝或大大减少寻租现象。不然还会大量存在白手创办中职学校,实质是扮演劳动力中介作用把学生招到学校然后送到沿海打工渔利的现象。

3.2 维持现状或在现有基础上加大投资力度

维持原状指的是不对现行中职学校进行调整重组,或者是现有基础上加大投资力度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是建筑、场地、设施设备的更新改造。这是之前的传统模式,具体内容本文不再赘述,但作为一个最可能的备选方案或者说长期以来都在这样实施的政策方案是必须提出来的。以期未来将会对对维持原状方案和调整重组政策方案进行评估。

基金项目: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2010年青年项目(项目批准号:10GHQN034)。

作者简介:赵春波(1981—),女,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硕士,贵州民族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