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汇报
当前位置:首页 > 总结汇报 > 列表页

有关亲情的抒情散文 [写亲情的叙事抒情散文:热水器]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19-04-21 20:41:16  分类: 总结汇报 手机版

  :《热水器》是一篇叙事抒情散文,作者通过热水器这一媒介,写出了家庭的温暖,抒发了自己对于亲情的感悟。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阅读这篇文章吧!

写亲情的叙事抒情散文:热水器

  那是一个很晴朗的早晨了,我们搬去新家的路上,爸爸边微笑着,边听着妈妈不满地抱怨,"你怎么买了那么小一个热水器啊,我们家两层呢,以后用热水得多麻烦啊?"

  那会我才上初一,没有考虑那么多,心里装的都是搬去新家的期待和开心。

  新家没让我失望,一楼的瓷砖是我喜欢的颜色,二楼则是看起来很温暖的木地板。用爸爸的话来说,"以后孩子们能在木地板上玩耍,就不怕凉啦!"

  一楼大厅里是一个大窗户那么大的液晶电视,阳台直对着一片林荫小道。二楼的大厅则是榻榻米样式的,没有阳台,但是多了个阳光房,这样就能种一些植物,闲来坐在阳光房喝杯茶也不失为一种情趣。

  美中不足的,我想就是那个小小的热水器了吧?打个比方吧,假如我在洗澡,但是此刻我妈在厨房打开热水洗菜,淋浴头的水就会小一半,很显然,在夏天这无关痛痒,但是在冬天,没有足够的热水,就不能称之为一个热水澡。

  尤其是在星期五的傍晚,当我结束学业回到家想洗一个热水澡,迎接周末,但是我妈却准备做饭,喷头的水时大时小的时候,这就成了一种困扰。通常,我会大声喊叫,"妈,我洗澡呢!"这时候妈妈听到了,都会说,"哦,不好意思。"然后水又变大了,直到我洗完澡。

  爸妈和妹妹住在楼上,我和哥哥住在楼下,偶尔会有客人来,自然也就住在楼下的客房。等到待客结束,自然就是洗盏更酌,然后洗上一个热水澡准备睡觉了。这时候爸妈都会笑着对客人和我们说,你们先洗,我们过会再洗,我们热水器的水量小。

  慢慢地,这就成了一种规矩。爸妈每次都会在我回家后叮嘱我叫我赶紧去洗澡,我就会乖乖去快速洗好澡,免得楼上楼下同时用热水。

  等我渐渐长大,哥哥去上大学,住在楼下的,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同时我和父母的矛盾也越来越大,和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少,因为哪怕是催我去洗澡,也可能引起一场争吵。于是,在无交流的情况下,生活难免就会出乱子。

  首先体现出来的问题就是,我没有固定的时间去洗澡,很多时候,我在洗澡,突然水变小了,这时候我就知道是爸妈也去洗澡了。我不想再喊,告诉他们我在用,宁愿洗一个不舒服的澡。但是往往几秒钟之后,水又变大了,然后楼上传来一句不清晰的"他在洗,等一会吧。"那会的热水澡,真是舒服。

  那会我们的关系,虽然时好时坏,但是父母总对我很好的。

  再后来我上了高中,有时候甚至将近一个月才回一次家。爸妈的生意,也越来越忙。从当初因为关系差而无交流,变成了全家因为疲惫而无交流,因为无交流而关系差。

  有时我两个星期回一次家,但是却两个月和爸妈说一次话,除了要那几百块钱生活费。

  有时我从学校回到家已经晚上六七点了,打开家门,却发现我是第一个回家的。我一个人做饭,第一个洗澡,我一个人享用这个小小的热水器绰绰有余,但是躺在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因为这个热水器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温暖我了。

  哦!我才知道,比起热水澡,我更享受一家人互相谦让,让彼此先洗,那种先后顺序决定了你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明明比你疲惫,比你需要睡眠却让你先洗澡,这是一种不言而喻的爱。

  我虽然意识到这些,但是过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和父母的关系终于降到了冰点。高二那年,一阵西伯利亚的寒潮降临了。由于和父母吵架,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去南京过年。家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打开空调,让客厅的温度高一些,但是当我想去洗澡的时候,热水器却坏了。

  我愤怒地发了条长长的短信给妈妈,痛斥她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下,以至于我连热水澡都洗不了了。用词相当过分。

  等我冷静下来,已经是短信发出去之后了。原以为妈妈会很愤怒地和我发短信吵一架。但是几分钟后,舅舅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去他家住。虽然两家离得很近,但是因为赌气,我生气地拒绝了。舅舅在电话里大骂我无药可救。

  我生气地挂了电话,看看窗户外,天黑压压地一片,光是看看就给人一种寒冷的感觉,空调和被窝都不能给我任何的舒适感,甚至一看到沙发就感觉到一种生硬的疲惫感。但是我别无选择,赌气地沉沉睡去。

  我被敲门声惊醒,是几个小时之后了。是大表哥来了,妈妈特意叫他来帮我修热水器......

  后来我才知道,舅舅在妈妈面前说了我很多不好,让我妈给我点教训,让她别管我,但是她忍住了气,打电话给大表哥,让他来给我修热水器,让我能洗一个热水澡。

  如今我越长越大,终于跨入大学的门槛。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大一的生活让我身心俱疲,繁忙的学业,复杂的部门工作,以及难缠的人际关系让我麻木,以至于此后每当有自习结束,冷风吹进寝室,而我却面对着澡堂拥挤的人群的那些个夜晚,我总想在家,再在家洗一个热水澡。

  每当这时,我仿佛又听见了那句,每当我因为洗澡热水太小,而大声喊叫抱怨之后,妈妈说的,"哦,不好意思。"

  想起家,想起那小小的热水器。

作者:赵大傻不拉唧

  公众号:玉峰文苑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