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系统
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系统 > 列表页

有关毕业感想随笔:如梦 苏轼人生如梦感想

百纳文秘网  发布于:2019-04-21 20:56:26  分类: 政法系统 手机版

  :大学生面临毕业的时候,总会有很多复杂的情绪。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如梦》这篇文章,来看看作者毕业前的感受吧!

有关毕业感想随笔:如梦

  一

  这个夏天很快就到了!每次冬天之后,我总细心留意,要捕捉这世界从荒芜到葱郁的蛛丝马迹,夏天之后,我也要细心留意,这世界广为人知的从葱郁到荒芜的不为人知!然而,我总是不能说出自己看到的,我把它归咎于“言不达意”,来让自己能气息平畅,但对说出的话,像蝴蝶扑扇翅膀的声音般微弱已经厌恶的足够了:真惊喜,桃花开了;柳枝竟这样多姿,竟还下了雪,不多见,不多见;“人间四月芳菲尽”;花瓣已落了一地……

  这些话,纵使我不说,也有其他一大堆人会说,管不住他们的嘴,自己反倒也跟着说起!权当做存活的证据!

  这么想着,渐渐地已经来到了过去的学校门口。有五六年了吧,毕业!恰巧是周末,正下午,不很热,进去走走也好。虽然这几年就住在这个镇里,就是学校北门出来右拐前行百十来步,但真的进学校却是再也没有!几乎没有变化,一切如旧,学生也一样,来来往往都不认识,我1米六几的身高, 又数次被认学弟!沿着东西方向走了个遍,比之前长了近一半,原来当年横在俩个学校的那道墙终于被推倒了!这个盛传了十年的谣言!但不论怎么变化,来此的目的脱不了怀旧,赏景有的是地方,于是直接去了东面的那个走廊!

  二

  春日已久,那些冬天里干枯得只剩下骨架的树木早已生出健硕的肌肉,肥大的叶子插得严严实实,已亭亭如盖!盖下人如流水,来来去去,从盖外呼啸而过时,也有如弓着身子倾向着深林里幽静的湖水,迎面而来的阵阵阴凉。这就是走廊的前庭院,一片树林,树种繁多,各式各样,树下还设着一个个长椅,一天各个时侯都有人占着,做什么的都有!走廊是一个木头搭起拐角小路,十来米见长,俩边种着密密的爬山虎,夏天一到,疯狂的如洪水猛兽,不几天就将走廊网罗得如原始山洞。里面有拐,光线暗幽幽的,即使阳光最猛的中午,也足可以午休乘凉!

  “你是说真的吗?”一起教谈得来的舍友甫唐吃了一惊,扯长了音声问,眼皮用力地上拉,冷漠的珠仁少有的露出闪亮的光,头皮都堆一起,沟沟壑壑,脸拉得老长,嘴半开张。

  “怎么会有假”我立即说,还很坚决。

  “恩”他合上嘴唇,脸色已经很平静了,但眼睛还斜着看着我。

  我仍然清楚的记着,就在这里,他当时的表情。那天他的东西大都拾掇好了,跳骚市场就摆了几件旧物,不多时,就要离校回家了!

  我背着双手踱进走廊,幸而竟没有他人,便找到熟悉的靠近角落的位子,习惯的坐下,稍微撩起藤条,外面的光景还可以看见!平铺的青草地上几只麻雀恢复了早晨的精气,叽叽喳喳的,咚,敏捷的跳一下,蹭蹭,深垂下头狠狠地啄着草缝间泥土,又抬头,机灵地拧动着脖子,小碳粒的眼睛察觉着周围的动向,再咚,蹭蹭……

  三

  “我也是奇,老虎,狮子,俩只狗,一只羊,如何就碰到一起,还不厮杀。他们像组成的一个组的成员,又像没有过约定,是形势所迫”。我坐在那个角落,靠在木柱子上,抬抬肩,松一松绷紧的t恤,扬起头回忆说。

  “我们该向何处,我们要怎么生存,我们还能活下去吗?”那只山羊足够强壮,肚皮鼓鼓的,头上的双角大而且硬,却咩咩地地说,“可是,我们的家园已经失去,肯定要无家可归了……”说着,泪水淋淋的滴到地上。旁边的一只狗侧身含泪,同情的看着他,点点头!

  “你倒是活不下去,我们还可以”,另一只狗耷下头颅,几乎要嗅到地上,背脊挺起,贪婪的目光和着明苍苍的尖牙,蔑视地嘲讽道。然后又哒哒地跑到狮子身边,顺着狮子卧下!

  “当务之急是,我们先找个避难之所”狮子收起抚须的爪,庄重地转了一圈,脖子上鬃毛长的拖到地上,拉起阵阵尘土,“不过,若你再嚎丧,我允许你做我今天的晚餐”。

  卧着的狗立马拍手叫好,一片笑声接着一片!

  “唬”,老虎已不耐烦,起身懒懒离开。

  四

  我看着甫唐,他听得入神。

  “那时候人类还不很厉害,但已经相当聪明了,会用火,把树干削尖了当枪使,还能挖陷阱,摸索着动物的习性,土地大片的开出来,陷阱总不会落空,牛羊们被刺得千疮百孔……尸横遍野,”“人类的崛起真是势不可挡啊”

  “对,像今天的社会,那么快”甫唐静静的回答。

  俩人对坐着,一时间寂静袭来。

  动物们在山洞里也是静静的过了十数个夜晚。然而,还听见些细微的狗的呜呜和羊的促促。羊瘦得缩得像个面包圈,狗从此也开始了吃屎了。

  “我们,也许,得团结起来”老虎看着其他物,终于郑重地说。

  狮子靠着墙壁,不停地打理鬃毛,“我不需要,你知道的,我的上祖和恐龙是亲戚,恐龙嘛,你知道的,就是那种主宰,就像上帝,不可违背的,你得知道,我们就像兄弟,有时候都不分你我……”

  “我想了很久,人之所以能杀我等如麻,全因为团结,在最初时,他们都不够我塞牙缝,后来,我被他们团团围住,捉肘见禁”老虎并不理会狮子,“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团结起来奋斗一把!他们动脑子,我们大家,也长一个,否则——”“轰轰轰轰”狮子低粗的嗓音如同闷雷,在一旁嗤笑!

  “收起你的骄傲吧,你就是个寄生虫,恐龙被灭不知其几亿年了,你还在做梦,你的胡子,不过是快遮羞布,你和你旁边的狗没有俩样”老虎很激动!

  “或许,和人类可以和平相处”羊和狗看看老虎。

  “那是以自由,尊严和生命为代价的!你们倒是愿意?”老虎很认真地说。

  “但,至少可以生存”。

  动物们陷入了沉默,好多天一言不发。又过了很多天,这个团队就解散了!

  老虎首先离开。后来变成了东北虎!

  狮子也走了,后成了非洲雄狮,跟着的狗,成了非洲二哥!

  人给了山羊几袋草,给狗几根骨头,被圈养了!

  五

  “这,简直像是动画片”。甫唐笑了

  “恩,然而,当我醒来,才发现只睡了3分钟”

  “唔——就3分钟”甫唐哽咽了!“彦斌,老曹都回去了”

  “他们有什么生计的法子吗”

  “没有吧,总之,就,可能做个老师,或者……”

  “高立该有好去处了,”“你呢,学习最数你了,做个文艺工作是绰绰有余的”

  “恩,可能吧,和他们一样,谁知道呢,”——“齐一,我们去跳骚市场吧”,许久,他才补出话来!

  那天以后,我再未见过他!

  我叹了口气,再掀开藤条。

  鸟儿扑腾腾飞上了枝头,钻进林子里,不见了踪影。不觉竟已经到了傍晚,我终于站起走出廊道,路灯黄乎乎的,树叶已合成一块,茂密的林子传出阵阵阴凉,引得一身鸡皮疙瘩,我加快脚步,赶快走出校门。回去要早点赶出李经理的稿子,过段时间,就可以跟他涨工资了,涨多少呢,至少也得俩千吧,如果不成,我……应该是可以商量的……

作者:姬好

  公众号:南湖文学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已影响